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穿到七零来养娃 >> 正文 第55章 分别

正文 第55章 分别

    宁静说完又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小荷包对许家聪说道“这里放着五颗速效救命丸是用空间果子做的,你贴身带着,谁都不要给!”说完把喝完奶又睡了的女儿放好,亲自把荷包用红绳穿起来,给许家聪挂到了脖子上!

    此刻许家聪心里异常火热,被宁静的关怀感动的一塌糊涂,这个铁一样的汉子快被媳妇的温柔化成水了!

    许家聪搂过媳妇,低声说道“我知道了,你快睡吧!再不睡一会天亮了!”

    宁静哈气连天,睡眼朦胧的说道“嗯,我眯会,你走时别忘叫我,我给你规整规整东西,别落下啥!”

    许家聪拍着宁静的后背安抚道“知道了,知道了,快睡吧!”

    许家聪静静地看着媳妇闭眼,到呼吸均匀,再到鼾声传来,他始终都没閤眼,一直目光温柔的看着宁静,舍不得移眼,过了良久才终于不舍的亲吻了媳妇的脸颊,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又轻轻的起身来到了女儿身边,神情专注认真的看了闺女许久,眼里满溢着疼爱与不舍,最后无奈的闭了下眼睛,同样亲了亲自己的宝贝闺女!

    许家聪就在妻女的熟睡中轻声的收拾完行囊,脚步顿了顿便再也没有回头的趁着夜色出发了!

    听着远走的脚步声,宁静紧闭的双眼无声的淌下了两行热泪!

    清晨,宁静喂完女儿,抱着孩子无精打采的神游太虚!直到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叫声,才打起精神,弄了些稀粥随便吃了一口!

    看着闺女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自己,不时的还啊啊两声。宁静对着女儿说道“老闺女,娘带你溜溜去!”

    说着开始收拾东西,麦乳精,尿布,小被,孩子的衣服,只要是孩子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放到了筐里!

    宁静又给闺女喂了奶把了尿,给孩子穿上自己做的连体棉服里面裹上尿布,尿布外面又放了层自己做得隔尿垫!把孩子包到棉被里,用自己做的兜带打斜绑在了自己胸前,自己抬手掀开被子的一角就可以看见女儿吃着拳头的小脸!

    宁静穿上男款的军大衣,系上扣子,低头顺着脖领子就可以看见怀里的闺女!然后又带上帽子,把睡懒觉的小懒瓜放到筐里,盖上闺女的小被!宁静就前面闺女后面小狐狸的在这冰天雪地,死冷寒天的时候上山了!

    如果让许家聪知道自己前脚刚走,后脚自己媳妇就捉幺儿的带着自己闺女在这种天气里上山,不知道作何感想!

    而一路辛苦跋涉终于来到山谷里的家的宁静!连水都没捞到喝一口,此刻正耸搭着脑袋,被母亲训得像小狗一样!

    姜淑芬抱着孩子,口沫横飞的骂着宁静“你说你,刚出月子!不知道好好养着不说,你还敢冰天雪地的上山,你自己捉幺蛾子我不管你,你还敢抱着孩子上山?孩子才一个月啊?你当大孩子呢?居然敢这个时候抱孩子来!把孩子冻到、饿到、让尿挞到怎么办?你当妈的到底知不知道心疼孩子?”

    宁静偷瞄了一眼母亲大人,又看了一圈没一个出言帮忙的众人,诺诺的说道“娘,我都算好了,我走快点俩个半小时就到了,我都掐着点给孩子换尿布呢!孩子在军大衣里面避风,一点都没冷到!连哭都没哭一声,可乖了呢!”

    宁妈妈看着还敢还嘴的宁静,气道“你还敢狡辩,你这该死的冤家,身体刚好点了,就给我瞎折腾!你说你急啥上山,娘没两天就下山去看你了!”

    旁边的宁爸爸最终还是忍不住劝道“行啦,你就别骂了,孩子不好好的吗?快让老闺女上炕暖一暖,你赶紧做饭去,孩子都饿了!”

    宁静笑嘻嘻的偷摸冲着自己爹吐吐舌头,扫了眼娘亲,又迅速的低头耸脑的站着,摆出一副受尽欺负可怜可疼的样子!

    宁轩嬉皮笑脸的来到妹妹低垂的脑袋边上,看着这可怜的小模样手痒极了,上去就在低垂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就是欠修理!”

    宁妈妈一看儿子打闺女,宁爸爸一看闺女被打了,宁爷爷一看孙女挨打了!三个方向,三只脚丫子不约而同的朝着宁轩飞了过来!无处可躲的宁轩生生的捱了三脚,看得宁大哥都不忍直视,自己这个傻弟弟啥时候能长点脑子呢……

    无心插柳的宁轩成功的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解救了被骂的惨的宁静!只不过自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说还不被人感激,反而荣获妹妹幸灾乐祸的目光!

    山谷里日子安逸舒适,宁静每天就是泡泡温泉,看看医书!闲暇之时再给大家弄点好吃的!有时拉着闲的发慌的宁轩满山谷的转悠,希望能再找到个出口!只不过至今毫无所获!

    而许家聪这边,归队后就顺利提升了,令人高兴的是连升两级,直接从连长升到了h省军区一团二营的正营长!

    如此年轻的年纪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不得不说一句年轻有为了!从而引发了部队诸多眼红的目光!

    而许家聪能顺利提升并提升这么多和他好兄弟林泽路的家人脱不开关系!

    林泽路27岁,同是h是省军区的,他是一团四营的营长,出色的外貌,绝顶的家事,本身不俗的能力,是军区名副其实的黄金单身汉!众女心中的no.1。

    此刻我们这位英年才俊正紧皱着眉头对着旁边的许家聪说道“我拿回了fr病毒解药本,就交给了我爹,他非常的重视,立刻就组织一批专家团队专门来研制解药,并先后派了三波小队进入了云南的热带雨林中寻找红眼金背蟾蜍,只不过至今毫无所获!”

    说着又拧眉,声音沉重的说道“而且我们就在前几天发现了一位fr病毒携带者!他还是我的发小,3号首长的小儿子魏国宣!”

    许家聪听到后心里咯噔一下,暗道真的发现病毒了!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许家聪低声问道“知道是如何感染的吗?此事是高家所为吗?”

    林泽路沉声说道“没有证据显示和他们有关,但自从国宣感染病毒之后就一直由他家负责诊治,两家人现在的关系倒是亲近了许多!”

    许家聪问道“你兄弟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林泽路往椅子上靠去,双手放在脑后,一脸颓废的说道“皮肤已经开始渗血了!目前被隔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