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穿到七零来养娃 >> 正文 第126章 夏夏是我侄子

正文 第126章 夏夏是我侄子

    宁静就更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活的这般辛苦了!她唯愿自己的女儿能普普通通,平平安安就好!

    男人这边喝的很是尽兴,林泽路喝着宁静亲自酿的小烧笑道“这酒可真好喝,除了猴儿酒这可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酒了!”

    宁爷爷一听猴儿酒眼睛都亮了“你喝过猴儿酒?”

    许家聪起身去上自己的背篓里拿出了三个酒葫芦,分别递给了宁爷爷和宁爸爸一人一个,另一个给宁远和宁轩一人倒了一杯说道“这可是地道的猴儿酒,就是我带回来的那只小猴子领我找到的!我都给你们留好了,爷爷和爹一人一壶,这一壶给大哥和二哥!”

    林泽路不满的嘟囔道“你咋不给我倒一杯呢?”

    许家聪白了他一眼说道“喝你自己得去,没你的份!”

    宁爸爸听了就要拿自己的给林泽路甄一杯,林泽路连忙笑着拒绝道“哈哈,伯父我逗他玩呢!我们上次发现了不少猴儿酒,我也带回来不少,你们喝,不用管我!”

    宁爸爸一听来了兴致,好奇的问道“你们连猴儿酒都能发现,是在哪里发现的啊?”

    林泽路一想雨林中的任务不算啥机密,而且关于蟾蜍的信息还是这一家人透漏的呢,所以便没有顾忌的和这群人开始叙述雨林中的经历,听得一桌子人都全神贯注,热血沸腾,连宁爷爷都觉得跟听故事似得,雨林中发生的事情太过精彩了一些!

    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从此对热带雨林很是向往,总想去探索一下,看能不能发现珍惜草药!

    宁远和宁轩这俩年轻的更是一脸羡慕的看着林泽路和许家聪,哪个男人没有梦想没有一颗沸腾的心呢?弄的两个人都后悔当初咋没去当兵了,觉得男人就当是如此!

    杯盏交错间,林泽路口沫横飞的叙述中,这顿饭一直从中午吃到了下午!众人把满桌子酒肉菜都一扫而空!才终于鸣金收兵,尽兴而归!

    饭后,宁爷爷扶着有些醉意的林泽路去西屋休息了!

    夏夏和小开心在东屋炕上玩耍,小开心看着夏夏正奋力的往夏夏的方向使劲,但就是在原地不动分毫!夏夏着急一直鼓励着妹妹,对着小开心招手道“妹妹,加油!来哥哥这里!”

    许家聪看着炕上的两个孩子玩的正开心,就拉着身边的宁静说悄悄话,稍微有些大舌头的说道“媳妇,我给你买礼物了,你看看喜不喜欢?”

    说完从兜里掏出来块手表给宁静带上后,就一脸希冀的看着宁静!

    宁静看着手上的浪琴牌女士手表,心里有些窃喜,这算不算定情信物呢?这可是宁静前世今生第一份男人送的礼物!

    宁静笑眯了眼对着许家聪点头说道“喜欢!”

    许家聪看着媳妇欢喜的小样子自己也乐了,从此以后养成了一个一发不可收拾的习惯,那就是攒钱给媳妇买礼物!

    这时许家聪又拍着额头说道“我都把小蝌蚪给忘了!”说完就起身忙从背篓里拿出来个葫芦递给了宁静说道“我没和你说呢!我上个任务就是去雨林寻找红眼金背蟾蜍!这是红眼金背蟾蜍老窝里的蝌蚪,我装了一些回来,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又一只红眼金背蟾蜍!

    宁静一听忙去厨房端了盆水来把蝌蚪倒了进去,稀罕的说道“你别说,还真没让你养死了,你都喂什么了?”

    许家聪摸摸脑袋笑道“我怕把它们养死了,我就往水里撒了点救命丸的药渣!平时往里放点米粒或馒头渣!”

    宁静竖起大拇指笑道“聪明!真出现红眼金背蟾蜍你就立大功了!”

    随后宁静又一脸光亮的问道“和我学学你们任务经过,好不好啊?我想听!还有你那条蛇和那只活蹦乱跳的猴子怎么来的?和我也说说!”

    许家聪哪里拒绝的了自己媳妇的小要求,开始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一点都不比林泽路讲的差,听得宁静一脸入迷,连夏夏都抱着小开心凑了过来!

    平常人每天都能享受到这种全家人围聚在一起的画面并没有觉得这种时刻多难能可贵与幸福!

    而许家聪一家人总是聚少离多,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总是觉得在一起的时刻太过短暂,即使就是最简单的说说话唠唠嗑,都感觉是那么的快乐幸福!

    这边一家人难得的温馨时光,突然被一声响亮的大叫声打断了!吓得炕上的夫妻俩一激灵!

    许家聪忙跑到西屋对着炕上乱叫的林泽路喊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喝多了啊你?瞎嚷嚷啥啊?”

    林泽路一脸兴奋地蹦下了炕,抓着许家聪的肩膀问道“夏夏呢?夏夏呢?”

    “东屋呢!怎么了?”

    林泽路两步并作一步的大步向东屋走了过去,一把抱起了炕上的夏夏,认真的观看了起来都不敢眨眼睛!

    看着看着林泽路忽然就抱着夏夏痛哭了起来!

    看得其他人一脸的迷茫!夏夏也有些吓不知所措,冲宁静挥舞着小手哭着喊妈妈!

    宁静心疼孩子,撤了撤许家聪袖子!许家聪从没看见过这样伤心的林泽路,他即使喝多了也酒品极好,从没耍过酒疯,有些奇怪今天的林泽路到底是怎么了?

    许家聪上前拉起哭泣的林泽路,把夏夏抱了出来问道“你这是咋了?哭什么啊?”

    林泽路抹了把眼泪还是一眨都不眨的看着夏夏,嘴里说道“家聪,我今天看夏夏就觉得眼熟,我刚才突然反应过来了,夏夏和我大哥长得太像了,他和我丢失的侄儿还年龄正好相仿,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是我的侄子啊?”

    宁静听完林泽路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心里立刻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希望夏夏是他侄子还是不是!

    宁静抱起夏夏笑着说道“哪里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呢?你侄子身上有什么胎记吗?”

    林泽路想了想说道“他左胸上有一块红色月牙胎记,很是显眼好记!”

    宁静听完并没有说些什么,沉默的抱着夏夏呆呆的坐在炕边!

    此刻宁静心里五味杂陈,这回变成她想哭了,怎么就这么巧呢?夏夏确实是有这样一个胎记的!就连位置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