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捉妖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捉妖

    离着梧桐岭住的最近的一位宿主叫刘长友,是市局防爆大队的一名警员,参加了流云观的抓捕行动,也是当晚的值班人员之一,他已经失踪两天了。

    刚开始,血妖分身还有些侥幸的想耍点花招,害的李天畤走了不少冤枉路,最后不得不利用银丝牢笼对其施以严刑,这才让对方彻底老实下来,又兜兜转转了半天才发现了刘长友最新的踪迹,便是深河路上的这家快捷旅馆。

    李天畤给自己捯饬了一副行头,做了简单的易容,把头发搞的乱蓬蓬的,这样看上去更像是在本地打工的外来人员,尤其是双肩背着的脏兮兮的黑色背包,超有有画龙点睛的感觉,绝对是一枚四处寻活儿,生活却依然很不如意的屌丝。

    背包里面放置的却是他的两样宝贝,玲珑宝盒和战甲头盔,当然,还有一个银丝牢笼,此刻如果拿出来一定会让人大跌眼镜,这个牢笼绝对是一个价值不菲、精致小巧的装饰盒,但里面居然养了一条蚯蚓。

    “我闻到了它的气味。”‘蚯蚓’讨好似的汇报,被李天畤两番酷刑下来,此物低眉顺眼了许多,而且上午还破天荒的喝了一只老母鸡血,虽然比人血差多了,但新鲜的血液总会让此物兴奋,以期努力马屁之后再有点其他什么回报。

    “一共三层楼,它在第几层?”李天畤啼笑皆非,他是充分体会了打两拳,又摸一把的奇效,看来凡是具有社会性的物种都有类似的品性,软硬兼施下,往往最有效果,这不是犯贱么?

    “第二层,靠西头朝北的一处居所。”‘蚯蚓’很肯定,它在努力适应凡间界的言语表述,“不过……”

    “不过什么?你能感应到它,它也同样能发现你,是吧?”

    “不是。”‘蚯蚓’果断否定,令李天畤意外,“它发现不了老夫,因为我还没有找到宿主,更多的以神识形态存在,感知力要比它强的多,老夫刚才想说的是,此处血腥气息极浓。”

    “你的意思是说这家伙正在吸人血?”李天畤眉头一挑,他的修为精进以后,感知力强大了许多,也察觉到了跟肉条相同气息的存在,但浓重的血腥气息却无从谈起,难道是哪里出了岔子?他觉得此刻自己空有一身本领,如果不做点什么,实在对不住无辜逝去的生命。

    “应该在打坐炼化,不过这厮有点疯啊。”‘蚯蚓’愤愤不平,还带着点酸溜溜和羡慕的味道,似乎对即将要见面的同胞极为不满。

    “这话怎么说?”

    “一口气吸食如此之多,即便炼化得了,也事倍功半,太贪!老夫这一脉的魔功看似大开大合,其实最讲究循序渐进……”

    “有多少?”李天畤一听就急了,立刻打断了‘蚯蚓’的啰嗦。

    “两个,不,至少三名成年男子的生血。”‘蚯蚓’笃定。

    李天畤立刻抬腿迈步,就要闯入快捷宾馆降魔,但几步路后就发现了异常,熟悉的气息,那是同行独有的味道,小小的宾馆,里外都有便衣警察和国安同行,至少有六七名之多,看来干尸事件引发的危害和轰动不小,既然警方已经追到了这里,楼上的魔物怕是已经作案多起了。

    其实在途中,陆续就有坏消息传来,说是附近居民区发现了干尸,形容恐怖等等,尽管警方严密封锁了消息,但民间的传闻还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速传播,离梧桐岭最近的两个居民社区已经开始有恐慌情绪蔓延,相信网络上的传播和发酵速度会更快。

    专案组和市局刑侦大队此时的压力可想而知,好在多点发案,看上去混乱,其实有规律可寻,都围绕着梧桐岭附近的两个居民社区,这与大伙讨论的流云观事件不谋而合,也就大大节省了布控的警力资源,也为下一步的侦破指明了方向。

    很快,一线探员就有切实可靠的消息反馈,已经锁定了两名嫌疑人,经查证,身份都是曾经的同事,都参与了流云观的抓捕任务,都在近两天失去联系,此刻突然出现在闹市区,行踪诡异。

    肖亚东当即向专案组有关领导汇报情况,专案组的紧急会议决定严密跟踪嫌疑人的同时,立刻制定围捕方案,如今的抓捕对象很特殊,是曾经的同事,而且还是现在干尸疑似制造者,无论怎么想,都有种特别荒诞的感觉,但在流云观现场,战友牺牲的那一幕还是让人印象深刻,对手的可怖让所有参战干警都紧张起来。

    会议刚一结束,肖亚东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老哥,我是李天畤。”

    话筒那头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让肖亚东惊的张大了嘴,下巴都差点掉到了地上,眼看对面走来同事跟他打招呼,这才惊醒,于是匆匆点点头,用手捂着电话就走到了外面。

    “你在哪里?”肖亚东自从进入专案组就已经知道了李天畤越狱的消息,此刻绝不会无缘无故打来电话,他试图让自己的态度、语气都严厉起来,但事与愿违,因为那种惊讶的情绪根本掩饰不住。

    “先不说闲话,深河路上的如归快捷酒店,让你的人以例行检查为名迅速清理无辜无关人员,特别注意麻痹二楼靠西头的房间,行动要快、要谨慎,同时对酒店周围实施戒严。”李天畤联系不上教官,剩下能联系的人也就剩申英杰,但上次的事情,估计把人家给坑的够呛,实在不好意思,思前想后只能找肖亚东。

    “你在深河路上?发现了什么?”肖亚东无疑再度震惊,深河路的如归酒店正是此次准备围捕的重点目标,李天畤怎么会知道那里?越狱之后,他不应该去看看家人,然后跑到远远的么?

    说起来心里不踏实,原本李天畤的家人要被送回老家附近的县城安置,组织上都已经安排好了,可恰恰在这个档口,不但张志强逃跑了,就连李天畤也突然越狱,为了防止中途出现意外和变故,只得把这家人暂时转移到了sz市郊区的一家县级招待所,并重兵布防、严阵以待。

    一来可以防范张志强突然冒出来下毒手,另一方面也在等着李天畤的到来,以他的孝顺,跑出来后有很大的可能性要看看父母,这个招待所其实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惜,从上到下紧张了一晚上,连个鬼影也没见到。

    肖亚东之所以心里发虚,就是从个人感情上觉得,以这样的方式对待这个曾经的小老弟有点不厚道,自从结识李天畤以来,老肖见识了这个小家伙的起起落落,沉沉浮浮,感叹小老弟命运多舛,对其评价在心底多少都是有一定尺码的,此子的本质绝对不坏,尤其是这次侦办了裕兴大案后,老肖对李天畤的人品更是不会再有怀疑。

    然而小老弟却再次越狱潜逃了,老肖人在专案组,借着条件方便尽了最大努力了解李天畤越狱的原因,发现情况不简单,多数人不知道,知道的也忌讳莫深,原因之复杂,谁也说不清楚,就连最了解情况、最能说的上话的教官都不知去向,肖亚东顿时就有抱打不平的想法,可惜能力有限,也摸不到任何门道,此刻听了李天畤电话描述的情况,心里竟然升不起半分怀疑的念头。

    “为什么要麻痹二楼西头的房间?嫌犯在里面?”肖亚东到底是老刑侦,立刻就发觉了消息的关键点所在。

    “它在,但是不要盲目试探,也不要试图强行抓捕,信得过的话就交给我。”可在李天畤看来,疏散和封锁才是关键问题。

    “不合适,你是在逃嫌疑人,我们有周密的抓捕计划。”肖亚东断然否决了李天畤的提议,在大是大非面前,他的头脑还是相当清醒的,开什么玩笑?让一个逃犯去抓另一个嫌疑人?感情归感情,案件归案件,“我也奉劝你,有什么委屈和想不通,不要采取极端的方法,回来说清楚……”

    “也好。”李天畤打断了肖亚东,他非常反感自己是在逃人员这个身份,也知道无法说服肖亚东,“最后一个忠告,不要企图抓活的,验明正身后就地击毙,它太危险。”

    话音一落,肖亚东那头就传来了忙音,脑袋晕了三圈之后,老肖急匆匆的赶回办公室,他要重新调整计划,李天畤的忠告绝对不是夸张和恐吓。

    “击毙就是枭首的意思么?”大‘蚯蚓’自然是全程都听到了刚才的对话,感觉这个能耐不咋地,但满身都是极品宝贝的家伙好像有了麻烦。

    “你对现代火器有多少了解?”

    “现代火器?老夫好像见过,就是那个轰隆一声,可以放出霹雳雷火的东西?”

    李天畤苦笑,不过姑且也可以这样认为,“你觉得这样的东西对付你的同胞,有没有胜算?”

    “不好说。霹雳雷火有很多种,尤以渡劫的天雷紫火最为凶悍,莫说普通生灵,就是神魔之体、大罗金仙被连轰几下也扛不住,不过这种顶尖的大神通者都有能力和手段避开,没必要硬抗。”

    “那么你所见到的霹雳雷火跟天雷的威力,两者孰强?”

    “那比天雷差远了,不足惧哉。”大‘蚯蚓’不无得意。

    “你的身体又能抗住哪种雷火?”

    “这个嘛……也不好说,若是老夫的本体降临,就算那天雷也能硬抗数下无碍,但是我老人家么,普普通通的雷火自然是不放在眼里,再往上走,那些个长虫布雨放的雷也能硬抗几分,至于雷神的惊雷和天雷,那是万万扛不住的。”

    “长虫?”李天畤不解。

    “对呀,按你们凡间界的说法,应该叫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