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高傲的器灵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高傲的器灵

    李田畴骇然,小施惩戒手段,未料到把这些魔力滔天的家伙给教训的惨不忍睹、服服帖帖,这还是牢笼中自带的机关,心中不由的对镇魔塔更是高看一层,对炼制这镇魔塔的仙人大为叹服。他连忙示意小金人停手,不是说有恻隐之心,而是没必要,试试而已。他发现,唯有银丝牢笼没有反应,脑海里搜寻着刚才在牌匾里看到的文字,立时心中有数了。

    小金人迈步,直接穿入牢笼,视银光闪闪的丝线为无物,这下惊的大肉须猛的往后连连倒退。

    “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实话实说。”李天畴直述来意,不兜圈子,血妖老魔虽然厉害,但眼前的仅仅是一个神识的分身,之前在他手中尚且逃脱不了,何况眼下还被关在牢笼里。

    肉须不答话,只顾缩在一角,十分警惕的注视着小金人,李天畤略一思索,只见绿光一闪,小金人收了叶刀缓缓迈步,然后挥拳捶胸,体型猛然间暴涨一倍,接着右臂闪电般的探出,蓬的一下揪住了肉须的七寸部位,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玩意儿的咽喉,姑且试之。

    在李天畤的想法里,论文论武,肉须都不应该是小金人的对手,只管放手施为,不交流也不要紧,有的是手法折腾它。

    肉须被抓,又惊又怒,扭曲着肉条状的身体,突然,其尾部像蛇身一般灵活的反甩过来,啪的一声狠狠的抽在了小金人身上,力量大的不可思议,小金人一个踉跄,已然脱手。

    一招得手,肉须抓住机会,前段向后弓起,然后猛然伸展,以更为不可思议的速度扑向小金人,其前端颤颤巍巍的肉头,像一坨碎肉堆积起来的怪异形状,此刻发狂膨胀着,说不出的恶心,嘭的一声,小金人被撞的连翻几个跟头,竟然从那银丝牢笼里摔了出来。

    若不是牢笼天然的屏障机关让肉须忌惮,这恶心的东西绝对会紧跟着扑上来,虽然没什么危险,但也够恶心的。

    小金人是神识凝结成的实体,对物理攻击天生免疫,不会受什么伤,其实打生打死,只要李天畤没事儿,小金人就没事儿,除非像二层的独眼魔那样发出的灵魂攻击,才会直接对小金人造成实质伤害,同样也会让李天畤的精神力大损。

    看着小金人手摸脑袋的憨态,李天畤也给气乐了,他意识到在武技搏击方面,小金人并不擅长,似乎也不具备一星半点自己的能力,这其中恐怕还有什么关键的东西没有被参破。

    不过血妖老魔端的是嚣张无比,李天畤也没工夫再浪费时间,该给这个老王八吃点苦头了,于是神识传出,小金人再次脚踏地板,纵声吟唱,发出晦涩缥缈的音律,银丝牢笼忽然华光大放,无数根细密的银色丝线从四面八方裹向肉须,些许大的空间,肉须躲无可躲,顿时被这些丝线捆的结结实实。

    随着音律的持续,丝线渐渐在收紧,片刻功夫就将两尺多长的肉条给生生挤成了一丈多长,这种捆扎和挤压表面看上去是纯物理性的伤害,实际银丝本身对神魂还有极强的攻击性,老魔那一点点可怜的神识眼看就要被丝线给切断了,此刻再也忍不住大声嚎叫起来。

    小金人停止吟唱,那密密麻麻的银丝便不再收紧,已经嚎叫的没有半力气的老魔终于缓了口气,整根肉条都在痛苦的颤抖。

    “知道喊叫,不舍得说话么?”李天畤忽然棒喝。

    肉条沉默了,尽管恨意滔天,但他明白在李天畤的地盘里,它没多少反抗的能力,这个镇魔塔它有那么一点点熟悉的感觉,那是不知道是多少岁月前的记忆了,支离破碎,本体分出来的这点神识太少,仅够寻找宿主,重建魔体,很多神通和记忆都残缺不全,本体太过小心翼翼,也足够贪婪。

    因为血妖每放出一个神识分身,便会削弱一分它的本体,如果神识分身被杀或者破灭,就会对它的本体造成永久伤害,所以血妖老魔很吝啬,放出分身的时候,剥夺了分身本来应该具备的很多东西,这样就可以放出很多分身,广而撒网,一个活不下去,一大堆总有活下来的,这样使神识只损伤一小部分,是最实惠的选择。

    而且它的分身技能独到,也十分强大,一旦找到宿主存活下来,就可以自行修炼,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并且不中途夭折,迟早也能成为强大的神魔,那就不是分身了,而是另一个血妖的存在,至少继承了血妖绝大多数记忆和意志。

    但血妖忽略了一个问题,分身虽多,但缺乏质量,丧失了许多神通,又面对险境,哪能那么容易存活下来?或许老魔自视甚高,在这个个体羸弱无比的凡间界,随便一个掺了水的分身都是无敌一般的存在,火器犀利又如何?只能说明凡人没有强横的体魄而已,唯一担心的是,这个世间会不会有同它一样强大的天敌存在?

    事实证明,这个天敌貌似是存在的,眼前这个小金人,还有这镇魔塔的主人便是,肉须发觉自己很倒霉,六个分身中只有它跑出来最晚,没有找到宿主也就罢了,还被天敌发现给囚禁起来,早知道就不贪图那股味道很香的仙气了。

    “你待怎样?”知道横竖讨不了好,血妖倒也光棍。

    “告诉我,你是个什么东西?怎么来到这个世间的?”

    “老夫乃神魔界的魔尊,是血妖一族大妖王的存在……”血妖分身冷哼一声,颇为自傲的侃侃而谈,它眼下尚未找到宿主,神识未开全,记得的东西并不多,但老魔头的倨傲和沾沾自喜却学了个十足十,倘若它随便是个这世间的什么活物,一定是摇头晃脑的样子。

    肉须大肆吹嘘血妖一族在神魔世界里如何之强大,身为魔尊的它又是怎样的地位尊崇,有何等的丰功伟绩,记不清的岁月里斩仙杀神无数,何等威风,却绝口不谈其他的事情,比如是谁封印了它的本体,又是如何来到这凡世间的等等。

    李天畤听的不耐烦,略一了解神魔界的事情便让血妖分身打住,再次让小金人进了银丝牢笼,与其跟这个魔头浪费时间,不如主动在其神识上搜寻记忆,这个方法虽然损耗些精神力,但并不难,镇魔塔的牌匾里有指引,否则外面的太阳都已经晒到腚上了。

    当小金人再度探手抓出肉条时,血妖大吼大叫,极为惊恐,但被细密的银丝牢牢的捆住,挣脱不得,只得任由这个小不点施为。

    片刻之后,小金人便松开了肉条,神识搜寻的结果并不理想,这魔头分身的大部分记忆被封印了,可能会随着修为的增长才能逐步解除封印,以李天畤目前的能力,强行冲开它的封印也不是不可以,但这肉条恐怕当场就会飞灰湮灭。

    好在得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血魔与分身之间是有神识联络的,分身和分身之间也互有感应和联系,但限于能力和修为,这种感应只在一定距离有效,血魔的修为强大,但本体被封印在扳指里,反而弱化了它的感应,可以暂时忽略。

    而这些刚出道的分身,只过去了一个夜晚的时间,恐怕都还没有离开sz市的范围,只是不知道那些宿主们何时开始变异吸血,这时候说不定已经闹出了大动静。

    李天畤曾回忆过场景还原时那些宿主的相貌,可惜都很模糊,没有一个是稍稍清晰点的,所以只能冒险将肉条从镇魔塔里放出来带在身边,显然没时间再找其他的办法,事情越拖,遭殃的无辜平民也就越多,耽误不得。

    “带我去找它们,我可以暂时放你出来。”

    “那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们血妖一族是伟大的生灵,绝不会加害同类。”血妖分身咆哮。

    “同类?”李天畤冷笑,血妖的一缕分身而已,安敢大放厥词?小金人一跺脚,又开始吟唱那晦涩的音律,无数根细密的银丝再度开始收紧,*毫无意外的被重新拉长,眼看就要被这蓬丝线给切成无数片碎肉了,血妖分身实在抗不住,大喊饶命。

    李天畤示意收手,却发愁该找个什么合适的东西将这肉条带在身边,一定要非常稳妥,不怕此物伤害自己,而是怕它跑了,这个东西太古怪,别的分身都找到了宿主,唯独这玩意儿,居然以肉条的形势存在,不知道不喝血的情况下它会不会报销掉。

    身边四样宝物,个个惊世骇俗,但自己还陌生的紧,这镇魔塔在玲珑盒里,显然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无法去感应其他分身,每次都要以神识形态进入镇魔塔,再将此物抓出来,又送回去,太费事。

    却不料,小金人收了那些银丝,一把将银丝牢笼拽起扛在了肩上,并挥手示意离开,李天畤大为惊讶,问小金人如何做到的?他在牌匾里看到的有关银丝牢笼的介绍,这些银丝锁不住以神识形态存在的小金人,所以才让小家伙大摇大摆的到牢笼里去,但没想到这笼子居然也能变成实质?

    小金人反馈的消息让李天畤更是大吃一惊,这塔内居然有器灵告诉小金人该怎么做,那又为什么躲躲藏藏不现身?我好歹是此间的主人吧?可小金人接下来的回答顿时让李天畤沮丧和羞愧的无地自容,器灵在千年前就已经晋升真仙,真身已经不在塔内,留下一具灵体分身正在第七层炼化一个道行通天的老魔头,暂时不便相见。

    这哪是什么不便相见,分明是瞧不起李天畤的修为,更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认他这个主人,言下之意是等你能够上得第七层,咱们再见面聊吧。

    郁闷归郁闷,李天畴不敢再耽误时间,退出镇魔塔,收了玲珑宝盒,发觉手边居然真有了一个小小的银丝小笼,巴掌大小倒是很方便携带,里面的肉条也同比例缩成了寸许的肥大蚯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