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妥协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妥协

    片刻之后并没有什么动静,张志强忽然感觉手腕一凉,心里发毛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破衣道人’已经收回了舌头,虽然是极不情愿,但双目中的凶相已经褪去了很多。

    张志强长长出了一口气,用了好半天来缓和刚才极度紧张的情绪,心里雪亮的同时恶从胆边生,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控制不了老魔的神识,就更无从谈起控制老魔的本体,这意味着往后的一切计划都形同豪赌,不可能次次都有胜算。

    于是他突然飞起一脚蹬在了‘破衣道人’的小腹上,紧接着骑到对方身上,抬手就是一个超级响亮的大嘴巴子。

    ‘破衣道人’勃然大怒,猩红的舌头陡然伸出,喷射出腥臭无比的气味,这次肉须变得又细又长,一下就缠绕在张志强的脖子上,头颅稍稍一扭,就把张志强甩了个大跟斗,骨碌碌滚出去好远。

    虽然被摔的七荤八素,但张志强心念几转,发觉‘破衣道人’并不敢真的杀他,否则刚才早把他的血给吸干净了,想通此节,张志强挣扎着站起身,狂吼一声又冲了过来,只见红光一闪,啪的一声,细长的肉条直接把张志强抽飞到半空中,摔倒更远的地方,这次摔的太狠,头破血流,挣扎了好几下都没爬起来,以张志强的身手,居然在‘破衣道人’面前不堪一击。

    ‘破衣道人’收回舌头后仰天怒吼,似乎在发泄着什么,又或是老魔的神识借着此肉身严重警告张志强,千万不要痴心妄想争夺什么控制权,但是一扭头,发现张志强又站起来了,这回对方没有冲过来,而是远远的举起了手中的枪。

    ‘破衣道人’终于感到了危机,绝不怀疑张志强这次真的敢开枪,可是无奈,距离超过了三丈,发动肉须闪电攻击稍显勉强,而且刚夺舍的这具肉身还没有被好好炼化过,行动和反应方面总有些迟缓,饶是如此,老魔也不会妥协,更不可能坐以待毙,红光再现的一瞬间,枪响了,子弹击中了‘破衣道人’的眉心,半个天灵盖都给掀掉了,而那条攻击而至的肉须离着张志强的面部仅仅不到半尺远,甚至还分叉成了三条,但再也没有能力前进寸许。

    噗的一声,肉条整个炸开,漫天血雨,‘破衣道人’仰面栽倒,这一切都在发生在一瞬间,血腥而惨烈,但张志强不为所动,紧盯着血雨落地,突然一个很小的血块在土地上开始飞速移动,它的目标似乎是前方最近的一丛野草,张志强毫不犹豫的举枪,对着那个似核桃大小的怪物连续扣动扳机,呯呯呯一串枪声,血块被打的粉碎。

    “嗷!”的一声嘶嚎,沉眠在张志强脑海深处的、血主的另一意识分身被惊醒,继而暴怒,开始发作,疯狂的攻击宿主的天关,张志强的脑袋顿时就像是被炸开了一般疼痛难忍,扔掉手枪在地上连续翻滚。

    所谓天关,就是守卫自主意识的最重要关口,每个修炼之人都能察觉自己天关的所在,普通人却不能,甚至大多数人不知道脑海里有这一个控制自主意识的重要节点,跟现代医学上讲的脑桥、脑干不同。张家祖传札记里早有记载锁关的秘法,后经无忧子的改良与拓展,此法门绝不比号称正统的上品功法差,而且在预防被夺舍的层面上更有独到之处,张志强在得到紫晶玄戒前就已经开始修炼了。

    秘法始于老祖宗仝图,而且据传还掌握了老魔的一个弱点,可惜札记上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没有任何法门的描述,否则岂能容这个老妖怪兴风作浪,张家作为皇家宝藏的世代看守者,肯定会有他的独到之处。

    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张志强每每快要昏死过去时都会狠狠咬自己手臂一口,整个右臂已经被咬的血肉模糊,一直勉励支撑着灵台的清明,双方在意识中交锋了无数个回合,最后老魔的那一点点神识还是坚持不住,主动罢手。

    “小子,你不可能每次都能扛住,更不可能每次睡觉都长时间锁关,老夫总有机会。”老魔狠狠的声音飘来,充满了威胁和不甘。

    “哈哈……老东西。”张志强虽然上气不接下气,但十分开心,就像在骂自己家里的一条狗,对方显然是无计可施,而且他发现每争斗一次,对方的神识就会弱上一分,怕是用不了多久这个老王八蛋就会被自己给生生耗的烟消云散。

    “放着合作一条路你不走,偏偏这么老不要脸,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你必须有这个觉悟,你始终是我张家样的一条狗。”

    “放肆!无知小儿,可知如此羞辱老夫,就不怕老夫的本体出来将你的魂魄扔在在血池里折磨千年万年?”

    “省省吧,那是你出来以后我再考虑的事儿,你确定不合作了?”张志强岂会把如同儿戏一般的威胁放在心上,到现在为止,他才完完全全相信札记里的记载,没有张家嫡传的血脉,是无法打开紫晶玄戒的封印的,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不清楚,但他相信张家先祖不知道的事情,老魔就更不知道。

    血主的神识沉静下来,似乎是在思考,又或者是在想着其他什么馊主意,但是管它呢,张志强哈哈大笑,翻身坐起来,擦擦脸上的血迹,掸掸身上的灰尘,捡了手枪扬长而去。

    已是日出东方,霞光万丈,上午正在进行封闭式特训的教官一脸阴郁,刚刚收到的消息,李天畤和张志强先后逃离,有关部门已经紧急向全国发出了通缉令,太意外,事情的变化也太快,教官一时半会儿还没能从震惊中转过弯儿来。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逃离,就像是约好了一般,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而且都是在重兵看守下从容离开,简直是见了鬼了,“极度危险的人物”是消息中反复被提及的词汇,由此,‘6.2’和‘8.2’专案组已经合并了,效率奇高,谁来挂帅担任组长还不得而知,但教官也从中很直观的看到他最不愿意接受的现实,无论李天畤以前如何,立过什么功,犯过什么错,从今天开始,他都将被当做张志强等同看待。

    这是一个质的改变,李天畤彻底站在了国家机器的对立面上,教官不仅痛心,而且愤怒,他昨天上午还跟李天畤谈过话,到现在连二十四个小时都不到,一切都改变了。

    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但教官很清楚,李天畤应该不是蓄谋逃离,而是碰上了什么突发事件,才不得已逃离,或者直观的说是有人在逼他逃离,这种蠢事以前不是没有过,但这次教官很愤怒,事先没有人跟他通个气,完全是长官意识,自说自话,现在弄的不可收拾。

    张志强那一头,教官就更搞不明白了,逃离手段十分诡异,还弄出了好几条人命,还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有目击者声称张志强至少埋伏了两名人手在外围接应,但是怎么可能?要知道那家伙三天以来一直在抢救,就没怎么苏醒过?他到哪儿去找帮手?除非是那股神秘的、超自然的力量在暗中作怪,或许真有这种可能,因为案发现场出现了一具干尸,死状和死因与沪都案件中的一模一样。

    这就耸人听闻了,那枚诡异的扳指在流云观事发的当天夜里就被送走了,眼下至少与sz市相隔千里,很难相信二者之间这么遥远的距离还会产生感应,难道专案组以前的推测都是错误的?

    大太阳下,教官居然想着想着浑身就冒出了冷汗,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得到了证实,那将会是灾难,而且是史无前例的,特殊情况下一定会采取特殊措施,李天畤在这个时候凑热闹一定被连带,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教官有一股莫明的悲哀,如此爽快的同意他组建秘密特种小组,去寻找张家的秘密,自然也就卸任了专案组的事情,那一头他已经无法再插手,只不过李天畤为冲动买单的代价太大了。

    教官深知,越到困难和危机关头越不能感情用事,坚持原则,张志强的问题是关键,只有彻底揪出他们家的老底,才能够让事情出现缓和和转机,到时候李天畤的运气如何,只有天知道。

    事情比教官想象中还严重,警方很快在市区南郊发现了另外一具干尸,与之相伴的还有一具被枪杀的道士尸体,经身份查证,这道士居然是失踪了两天之久的特警人员,曾参与过流云观围捕案。

    而在此之前的两个小时内,公安机关就连续接到了三处有关发现干尸的报警电话,均分布在东北郊的梧桐岭周围,地理特征明显,但不排除有扩散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