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连环杀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连环杀

    眼下就等那个矮子进一步靠近,李天畤不是神仙,无法在长达五十米的距离发动‘幻杀’,但他相信对方手里的发射器的有效杀伤距离应该在五十到一百米之间,有了前车之鉴,对方并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

    所以李天畤也在赌,赌对手再靠近点。

    果然,那个矮子在灌木丛中略微调整后,又弓着身体,迂回朝李天畤藏身的地方摸进,动作非常之小心,但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处在无名指位置的那个家伙也开始迅速朝李天畤的位置靠近,就好像拇指和无名指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合围。

    李天畤立刻判断对方想利用这两个突前的诱饵逼自己现身,能击杀他最好,如果失手,另外三人,谁的位置有利,谁就补刀或者重新发动袭击,他们玩儿不是合围,也不是两层围杀,而是连环杀。

    这种杀招的特点,就是不断的用自己的同伴为诱饵,袭扰猎物,每个同伴又不是简单的诱饵,而是真正的杀手,诱饵和杀手的身份在极为短暂的搏杀中交替互换,一旦发动,就无法再停下来,直到分出结果,极为凶残。

    采取这样的战术,往往是为了猎杀能力极高、或者极为难缠的猎物,等于是猎手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显然这帮人把李天畤摆在了很高的位置,一定对他非常熟悉,而且绝不留活口,这个幕后的指使者就不用猜了,必定是张志强无疑,他却不在这帮人中,李天畤没有发现此人的气息,但可以肯定,这家伙离自己不远了。

    破解这种杀招的唯一办法就是迅速拉开与对手之间的距离,倘若李天畤体能在全盛的时候,自信是有办法的,但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眼看无名指方位的那个家伙离着自己越来越近,李天畤已经别无选择,他的身体忽然就动了,如同壁虎一般迅速游走,直奔拇指方向的那个矮子,‘幻杀’是不能用了,只需一招就会迅速抽干他所有残存的体能,必须一点一滴的省着用。

    迂回中的矮子十分错愕,因为按他的估计,李天畤应该攻击更为快速靠近他的同伴才对,他手中的发射器需要一定的距离才能达到一击绝杀的效果,所以刚才他刻意放慢脚步,以期同伴能吸引猎物。

    但没想情况到反过来了,自己变成了连环杀中第一环的诱饵,如果被猎物迅速贴近,他这个诱饵也就彻底变成了对方的开胃菜。

    冷血杀手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惊慌,矮子的头脑冷静之极,迅速刹住脚步,一根长达半米的长钉已经被安装在激发孔内,但李天畤来的太快了,四肢飞速的交替,身体像贴在草上滑行一般,俩人的距离眨眼间就被拉近了十多米。

    矮子一惊,身体迅速倒退,同时瞄也不瞄的扣动了扳机,嗖的一声,长钉如利箭闪过一道黑光,噗的一声狠狠的钉在了李天畤身侧的草地上。

    李天畤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长钉尾部就在左肋不远处急速晃动,稍偏一点就能把自己钉在地上,而且对方的机警与滑溜也超出了他的判断,眼看这矮子在后退中再次抽出一根长钉,李天畤想也不想,将手中的唯一的武器狠狠的掷向对方。

    木棍带着尖啸声飞出,李天畤忽然发了狠的一跃而起飞速狂奔,直扑矮子,对方手忙脚乱,用手中的发射器砸飞了绑着尖锐金属的木棍,但就这么一点点细微的时间耽搁,李天畤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矮子来不及惊呼,一翻手腕,用刚才拔出的长钉直刺李天畤的左胸,但是太晚了,他似乎感觉到长钉已经触碰到了猎物的身体,可这一下再也没能刺进去,他的脖子喉结处遭受了猛烈一击,眼前的所有影像迅速消失,李天畤的拳锋将他整个脖子都打折了。

    与此同时,李天畤下意识的迅速矮身,嗖,嗖的两声尖啸,他就觉得右肩一麻,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射中了,也幸亏这样一个救命的动作,一根弩箭擦着他的头皮掠过,噗的一下钻进了尚未倒地的矮子的胸膛。

    李天畤借势趴在了地上,劈*过矮子手中的长钉,看也不看的朝着身后甩了出去,然后连续几个翻滚扑进了灌木丛中,这个时候根本来不及搜身,期望得到一件趁手的武器,也只能再找机会。

    刚才一连串的冒险,极耗体力,李天畤必须要给自己创造隐蔽和喘息的机会,否则保命用的‘幻杀’根本发动不了。

    连环杀中的第一个诱饵已经报销,第二个诱饵和那个拿着弩箭的指挥者却同时发动了袭击,看来同伴如此轻易的挂掉,还是让对手乱了方寸。

    一瞬间,剩余四人的方位又发生了改变,无名指方向的杀手突前,处在李天畴藏身之处的正前方,食指方向的大高个紧随其后,位置偏右一点。

    中指方位的家伙仍然不疾不徐的在左侧,而小拇指方向的那人最为诡异,居然兜了个大圈子,绕到了原来拇指攻击时的方位,很快就把矮子留下的缺口给补上了。

    这帮杀手真的是狡猾难缠,也够狠毒,随随便便就葬送掉一个同伴,并不在乎,李天畤皱皱眉头,飞速的拔掉了右肩上射中自己的武器,这是一根长针,由吹筒发射,针长超过了一尺,通体幽兰,针尖呈黑色,带有血丝,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针尖无疑是喂了剧毒。

    李天畤的体质特殊,寻常的毒物奈何不了他,无论是在缅国的‘坟场’还是不久前接触过怀山的尸毒,他都能化险为夷,但这种毒药极为顽固,毒力发作的有十分阴狠晦涩,右肩的麻痒已经开始显现,虽然暂时不影响行动,但时间一长就不好说了。

    情况骤然反了过来,原本是对方急,李天畤不急,他需要依靠缠斗边恢复体力,边慢慢击杀对手,但现在不同了,他必须要在毒性发作之前杀掉所有的猎杀者,否则非常危险,四个杀手,每一名都不好对付。

    由于第一环的诱饵死的太快,第二环没有黏住李天畤,所以连环杀居然轻松的就被破掉了,对方反而更加谨慎,很快调整战术,形成了四方合围,其实就是一个半圆弧的圈子,而李天畤所在的灌木丛后面就是陡峭的崖壁,这里是谷底的死角,无路可退,也没有腾挪空间。

    谷底又陷入了一片死寂,无名指方位那个突前的家伙正在小心翼翼的向灌木丛逼近,他只知道李天畤的大概方位,所以也不敢贸然发动袭击,他很清楚,一旦出手失败,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李天畤的夜视能力有了进一步的恢复,对手的一切动作都被他看在眼里,包括另外三个方位的家伙,都逃不过他强大的感知,这三人都在悄然加速,地理位置对他们太有利了,完全是在等待突前的家伙发动袭击后,逼近了攒射围杀,而这人已经离他不足二十米,千钧一发了。

    李天畤屏住呼吸,全身放松,左手持长针,右手抓起一把泥土,心神呼应那团白光,身形嗖的一下居然在原地消失。

    突前的家伙十分紧张,吹筒已经贴在嘴唇,但这样好像感觉还不够保险,于是右手又从腰后摸出了消音手枪,之前在射中李天畤后,首领随之发出的指令就是让他率先发动攻击,也等于明确告知他是第二个诱饵,虽然连环杀不存在了,但猎物已经被逼进了死角,垂死前的反扑是极为可怕的,他不想像矮子那样挂的不明不白。

    一阵微风拂过,眼前的枝叶在摇晃,突然扑棱一声,一团拳头大的黑物扑面而来,突前的家伙吓了一跳,在躲避和激发吹筒之间,他选择了前者,显然这点大的东西并不是猎物本身,也不足以对他构成致命威胁,对方不过是声东击西罢了,于是他心底一宽,脚底板一滑,腰身一歪就轻松避开了这团黑乎乎的东西。

    但还没有来得及暗自庆幸自己的沉稳和机智,忽然疾风扑面,一团巨大的阴影就像从脚边毫无征兆的冒出来一样,很突兀的矗立在自己面前,端着吹筒的家伙骇然之极,几乎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感觉右眼钻心的刺痛,直透灵魂深处,紧接着太阳穴又挨了重重一击,这家伙便脑袋一软,瞬间魂归天国。

    李天畤抱着对手的尸体,飞速夺下手枪,忽闻数道劲风袭来,一道来自正前方,另外两道一左一右,剩下的三人几乎同时发动了袭击,三个方向基本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于是老实不客气的抱着尸体飞快的转了半圈。

    ‘噗,噗噗’密集的三声闷响,三件武器全部击中了目标,一支弩箭,一把飞刀,还有一把短小精致的、有着飞来去式样的短斧。

    前两件都被怀中的尸体给包销了,最后一件飞斧却是没能躲过,太快了,生生劈在了肩胛骨上,确切的说,一小半在尸体上,另一大半在李天畤身上,斧刃太长,呈圆弧状,李天畤承受了大部分的冲击力,几乎跟尸体同时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