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契合的往事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契合的往事

    教官破天荒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包香烟,抽出一支扔给李天畴,然后自己不慌不忙的也点燃一支,深吸了一大口,透过浓浓的烟雾,教官深邃的双目隐隐有了些雾气,“那些组员一共十二人,其中有一个跟你同名同姓,还有一个叫张志强,他们都没能回来。唯一的幸存者叫方军,他的身亡使调查被迫中断,我就是当时参与调查的成员之一,卷宗被列入高度保密级别封存。

    “此后,大概是五年前,我调到东南地区,无意中发现了同名同姓的张志强,此人是个境外投资商,但底子不干净,而且与跨境洗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大感巧合的同时,我开始留意此人,从相貌上已经无法和当年的照片核对,但感觉这个张志强绝非履历中那么简单,于是我不仅请当地公安暗中配合调查,也找到了耿焕章。

    “老耿退伍后,不知道怎么会混到了sz市,而且开场子,收小弟,在地下社会混得还小有名气。我找他做了一次长谈,虽然不想干涉他的生活,但作为教官和老战友,我该说的要说,此条路的未来是走不通的。

    “老耿是个有脑子的人,他知道我苦口婆心,或许有他的苦衷,而且回头太难,所以才有了一个他帮我调查张志强的约定……”

    李天畴越听越吃惊,感觉曾经有过的噩梦就在眼前,这个梦境的真实性已经毋庸置疑,但会如此巧合,竟然与眼前的教官有关,怪不得认识耿叔之后的一连串看不懂的意外都事出有因。

    教官喝了口茶,接着往下说,“你和老耿都做得不错,张志强在内地建立的地下洗钱渠道全部被掐死,与之附属的黑恶势力也基本连根拔起,但这个人太狡猾,感觉风向不对就溜之大吉。”

    “那么这个张志强就是否就是当年的那人?”结合自己梦中的故事片段,李天畴自然不难理解教官的想法和猜测,但如此长时间的调查总该有个眉目了吧?

    “没错。但大部分是我个人的感觉,手上的证据太少。”教官的表情显露出了些许无奈,“因为这个调查没有得到任何授权,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所以限制很多,而且此人有外交豁免权,比较难搞。”

    “原来这样,那么我该怎么做?”李天畴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不寻常,不好再详细追问。

    “等待机会,如果机缘巧合,把他挖出来。”教官的眼神颇为复杂,但难掩他内心的渴望,“我需要知道那件事的真相。”

    “你相信托梦么?”

    “这话怎么说?”教官颇为意外。

    犹豫再三的李天畴看着教官的眼神,还是将自己入伍以来困扰了多年的噩梦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教官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诡异的事情,但却恰恰印证了他一直以来的猜测,尽管其中的某一部分根本无法用正常逻辑来解释,却冥冥中预示着那件尘封了近二十年的往事或许真有拨开云雾的一天。

    望着眼前这个同样叫着李天畴名字的年轻人,教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他端起茶杯又放下,踌躇着一声苦笑,“这个……这个梦境,你没跟其他人提起过吧?”

    “从没有。”李天畴十分肯定。

    “那就好,姑且仅限于我们两人知道。”教官点点头,“毕竟有些违背常理,咱们言归正传吧。关于‘影子成员’的具体任务和工作……”

    一直到夜里十点钟,李天畴二人才结束了这次长谈。

    走在已经十分空寂的大街上,李天畴深深呼吸着清冷的空气,被突如其来的诸多信息搅得晕晕乎乎的脑袋渐渐清明起来。很多重要的谈话内容,他需要慢慢消化,进而调整心态尝试着去面对。

    但耿叔的自我牺牲却深深的刺痛了李天畤,让他感到无比的难过和自责,当时太粗心马虎了,竟然没能发现这样一个简单的障眼法,以后面对裕兴的众兄弟,面对小宋,他的内心都会有一个坎儿,一种莫名的负罪感。

    这种痛楚根本无人与之分担,经过几度艰难的心里挣扎后李天畤最终承诺教官严守秘密,他明白这也是耿叔的要求。

    李天畴就这样走着、想着,不断的用深呼吸来舒缓心中难以名状的重压,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裕兴小四川酒家附近,酒楼已经打烊,但仍有微弱的灯光透出,橱窗下一个清瘦了的身影正在收银台边伏案忙碌,那是小宋。

    他不想靠的太近,担心被附近游荡的祝磊或游士龙发现。而心中的沟沟坎坎亦使李天畴暂时放弃了和众人见面的打算,只是远远的看一看,他反而会轻松一些。驻足良久,他消失在街角的黑暗之中。

    从风情酒吧再到裕兴网吧,李天畴这一圈转下来竟然已经到了后半夜,并未见到什么可疑的陌生人。中心街道的两边已经挂满了红灯笼,年味十足,他心中一动,后天居然就是除夕夜了,不知不觉中这种混混僵僵的生活已经整整两个年头,时间真快呀。

    街头已经罕有路人,李天畴不敢再逗留,在返回“鬼楼“的途中反复揣测教官透露的信息,按照刚才的观察,确实没有异常,难道那个神秘的机构真的就此偃旗息鼓了?

    ……

    在福山基地后面的山林里,一处草木密布的断崖下,武放背靠山石龇牙咧嘴,却不敢叫出声来,小腿处钻心的疼痛让他的额头瞬间布满了斗大的汗珠。

    “巡游者“的整训已经一周多了,本来吊儿郎当的武放现在可用一个惨字来形容,以前在部队中司空见惯的拉练、特训、野外极限生存等等,跟这几天来比统统都是小儿科。

    眼下的训练已经不足以用强度、残酷等词汇来形容,开训仅仅三天,袁华就因为体能太弱,出现休克被送进了基地医院,到了第四天,郭耀武突发间歇性狂躁和莫名的畏惧被心理医生带走。

    教官总会弄一些令人心生恐惧的东西,追着组员漫山遍野的狂奔,而且对每个人的心理特征掌握的十分透彻,手段层出不穷。郭耀武天生怕狗,却被一大群体型彪悍、龇牙咧嘴的野狗在山野里追了整整一个小时,以此来反复刺激受训人员的潜能,最终郭同学倒地不支,醒来后就突然就狂躁了。

    别人不知道,但武放心理清楚,自己的这两个手下就是再弱也要比普通部队选拔出来的精英要强的多,并且执行过大大小小的诸多任务,临战经验十分丰富,哪知道在新教官的训练科目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瞬时间,众人心中原有的、或多或少的优越感统统飞到九霄云外,诸多的牢骚很快蔓延,却又迅速消失。因为到了第五天,小组中唯一的一名女成员申英杰也被抬进了医院,同样是因为体能不支。

    私下里大家都知道,申英杰曾在新教官的手下工作过,又是女孩儿,多多少少应该得到点照顾。结果却恰恰相反,尽管小申性格要强,咬牙坚持,但还是没能扛过体能的束缚。

    这种超越极限的传统训练方式已被很多国家所摒弃,不少特种、特战部队都在尝试使用尖端的科技手段来配合、设计循序渐进的训练科目,从而最大限度的避免意外伤害。

    对此,教官嗤之以鼻,他用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说就让也同样是教官的许文目瞪口呆,“体能是在绝境中保持的心理韧性的基础,超越极限的过程,就是反复绝望和再生希望的过程。“

    这句话让许文和武放回味了很久,情绪一大堆的二人再见教官时,内心平添了几分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