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一线希望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一线希望

    越野车的后排座全部放到,李天畤就那么直挺挺的被扔在了上面,几个健壮的小伙子守在旁边虎视眈眈,一点也不敢大意。

    车子非常颠簸,李天畤渐渐苏醒,只感到视线内漆黑一片,全身哪儿哪都火辣辣的疼痛。他试着活动一下四肢,才知道浑身上下已被捆的密不透风,极为难受,好在除了脖子后面,身体其他地方并没有伤到筋骨。

    再试着扭扭头,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后背上侧袭来,让他几欲叫喊出声。看来还不能轻举妄动,李天畤默默的辩听周围的声响,除了嘈杂的汽车引擎声外,还有数道喘息声。是了,这帮挺能拼的小年轻们应该还在身边。

    回想被暗算的过程,李天畤不禁暗骂自己愚蠢窝囊 ,同时也感叹对方的处心积虑。这个计划并不高明,实施过程也说不上多严密,但各种意外极易扰乱心智,让人防不胜防。

    再联想起上午和权兴国碰到的枪手,李天畤感觉很多问题说不通,除非枪手和眼前这帮人不是一伙的。那么身上纹有蝙蝠图案的两个小伙又算是那一拨的呢?

    列车上整个事件的引子偏偏就是那个时髦青年和他的旅行包,这又作何解释?自己惹下的仇家太多,怎么算都是一笔糊涂账,索性暂时不想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找机会逃出升天去找许文,他或许能给出答案。

    李天畤试着微睁双目,并且活动眼球,依然什么也看不见,但并无痛觉和其他不适,嘴巴碰触过的粉末还有点微甜,由此他判断那个胖子撒过来的白色粉末并非石灰粉之类的烧伤性东西,而是粘附性一般的淀粉一类。

    如此一想,他的心里倒是稍稍安定一些,索性继续装昏迷,暗中慢慢恢复体力,随时等待机会了。

    越野车似乎遇到了一个大坑,陡然间像飞起来一样,紧接着咣当一声巨响又落到了地上,整个车身顿了一顿之后又嗡的一声撒开欢来继续飞奔,这次似乎是进入了柏油马路,没有了刚才的颠簸之苦。

    身边的几个壮小伙至始至终不发一声,就连简单的交流都没有,但李天畤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如此纪律严明还是让他暗暗吃惊。

    与此同时,福山县城裕兴的小四川酒家,祝磊正站在门口,心情显得的有些沉重,他刚刚送走了两位客人,一个是有过数面之缘的袁华,一位是上午刚刚见过面的权兴国。

    二人带来的消息让他吃惊,但仔细一想也情由可缘,毕竟曾经结下的仇家太多,从最早的飚七到阿豪、孙拐子,再到王繁、老a、庞荣等人,哪一个不是见了面就要掐个你死我活的?

    但那时候裕兴的人谁也没皱过眉头,除了大伙抱成一团凝结成舍我其谁的勇气之外,关键是因为对手在明,裕兴在暗。现在则明显不同,形势发生了倒转,裕兴在明,对手在暗。

    这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祝磊不怕跟任何人干架,就拍防不胜防,更怕的是裕兴大好的开局又要扯淡了。根据权兴国的推测,那个枪手很像凌风,那么以此人的性格来看,不达目的是绝不会罢休的。

    有这么一个高手躲在暗处打冷枪,着实令人提心吊胆。祝磊他拒绝了权兴国留下来的好意,裕兴的事情,裕兴人自己能担着。看看时间还早,他决定马上到各个店面转一下,特别是针对彭伟华、张文等几个马大哈要反复提醒。

    一圈下来,祝磊的心情反而更加阴郁,生意都是红红火火,但看着大家开心的笑脸,很多东西,他话到了嘴边就是无法说出口,扫兴是一方面,影响士气,制造恐慌就适得其反了。

    李天畤临走前叮嘱过,裕兴的现在来之不易,今后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不能再走回老路。这对祝磊来说似乎是个悖论,他无法想象遇到大事儿时,特别是生死存亡的之际,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但祝磊也能理解李天畤的良苦用心,只能尽力而为,走一步看一步了,他长叹一声,转身走回了酒楼。此时已经夜里九点多钟,酒楼里依然人声鼎沸,高朋满座,小宋和几个服务员忙的团团转,而船长、臭虫等人也老老实实的当起了传菜生,跑的屁颠屁颠的。

    祝磊重新收拾心情,笑呵呵的边走边跟大家打着招呼,缓步上了二楼。小办公室内,游士龙正在睡大觉,而付尔德则满面红光的在逐一核对ktv的装修预算,花老大刚刚又给裕兴贷了一笔款,他计划着,越早开工越好。

    “起来,陪我出去走走。”祝磊两脚踢醒了游士龙,郁闷的心情需要找个伙计倾诉,而且他不打算草木皆兵,天大的事儿,暂时交给他们两个老家伙扛着就好。

    “操蛋不?忙了一天还不让老子睡会儿?”老游骂骂咧咧,但肯定不能扫了祝磊的兴。

    付尔德怪异的看了一眼二人的背影,又继续埋头苦干。对他来说在生意场上运筹帷幄是梦寐以求的人生,本以为耿叔遗忘了他,也本以为裕兴在李天畤手上恐怕就此完蛋,但万万没想到,苦尽甘来,峰回路转。

    有了用武之地,付尔德发誓一定要将裕兴发展壮大,未来成立集团公司,争取把它打造成为一个极富影响力的商业帝国。

    县城东边清冷的商业街上,祝磊和游士龙二人已经在此处走了十几个来回,老哥俩已将心中该说的话都说的差不多了。

    “再有两个礼拜就要过年了,你不打算回家去看看?”祝磊驻足。

    “不去了,老娘过世后,回去也没什么看头,在这儿呆着挺好。”老游摇摇头,“倒是你要回去看看,实在不行就把媳妇和娃再接过来,大伙在一起多热闹。”

    “我也是这么想。你还别说,自从耿叔把咱们召回来,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大伙了。”祝磊点点头。

    “不要太多担心。咱哥俩联手,没有摆不平的事儿。倒是当家的要注意喽,像凌风这样的疯狗不可以用常理来推断的。”

    “嗯,找你之前,我给他打过电话,但是一直打不通。”祝磊深有同感,“察言观色,看那个姓权的小伙子一脸担忧,我也替当家的捏把汗。不过吉人自有天象,相信他能够应付的了。”

    “回去吧。”

    “嗯,回去。晚上把家伙都备好,内紧外松吧。”

    “把心放回肚子里,从今晚开始,咱哥俩轮流值班。”

    ……

    依然在车上颠簸的李天畤自然不知道远在福山县城祝磊的苦衷和决心,他此刻正在心里默默推测着对方的行进方向。自从他醒来后,车子在野地里行驶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然后进入柏油马路,经过连续两次左拐过,然后是一次右拐弯,最后一直前行到现在,估计也有半个小时。

    苦于没有铁路线作参照,行进路线虽然清晰,但方向上李天畤却有点晕头转向,琢磨了半天,唯一能肯定的是对方的目的地不会在sg以北。这恐怕这也是他百无聊赖中得出的唯一个像鸡肋一般的结论。

    还有一个令李天畤想不明白的就是对方的身份,如此颇费手段人绑人而不是直接要命,绝非以前仇家的套路,这从对方和乘警之间的关系就可以简单印证。类似于张志强、孙拐子、阿豪、老a等人,见了面就不死不休,哪会如此大费周章。

    另外,从许文的提前预判也能说明问题,他常年供职于部队,不会无聊的去关心社会上这些江湖恩怨。唯一的例外,使他产生兴趣的老a,也是因为潘文军牺牲的缘故。如果老a的行踪被发现,许文不会是这种模棱两可的反应。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许文在基地里,或是官面上的其他渠道听到了对他李天畤不利的消息而无法直接干预,所以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

    那么自己有哪些出格的举动会引起官方这般注意?李天畤想破脑袋也找不到答案,莫非自己曾经惹下的一系列案子总爆发了?难道福山警方放过裕兴的举动仅仅是一个假象?显然矛盾太多,自己一个小老百姓犯不着这样兴师动众吧,警方直接拿人,再简单不过的事儿。

    一声电话铃惊醒了正在无数问题里打转转的李天畤。

    “喂。”似乎是前排那名驾驶员,“嗯,顺利。”

    “好的,明白。”放下电话的驾驶员突然猛踩油门加快了速度,李天畤感觉身体的重心不由自主的向后一滑,也同时预感到事情要大条了。因为他从刚才的电话中隐约听到了对方的一句话,“目标改变……去小戈山机场。”

    突然改变路线去机场干嘛?莫非还要空运?李天畤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看过的为数不多的一部美国大片里的情节,一个秘密机构为把重要人质快速送达目的地,也为了避开对手的拦截,上演了连续空中转移的戏码。

    这种夸张和并非写实的情节竟然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太扯了吧!李天畤甚至又在怀疑自己做梦,直到相邻的两个手指互相之间狠狠的掐了一下,他才确信这是活生生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