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聚会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聚会

    这时各色点心已经上齐,武放拿起筷子就吃,“别他妈扯了,开吃,瞧你小心眼的样。”

    李天畴微微一怔,并未反驳,手中拿着筷子也没有太多食欲,多半时间是在看着武放狼吞虎咽,似这般精致的美食,如此吃法未免糟蹋了。

    不大的功夫,武放抹抹嘴停止战斗,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桌上的食物都已下去大半,“味道不错,就是太腻了。我说你咋不吃啊?”

    “吃着呢,这里的东西要慢慢品,是刘强说的。”李天畴夹起一小截肠粉放在面前的小碟子里,不慌不忙的样子让武放颇为郁闷。

    “粗胚一个,他懂个球。”武放不屑一顾,“吃饱喝足,我有正事儿跟你说。”

    “说吧,听着呢。”

    “老子要放松心情,所以想找人打架。”

    “放松心情?”李天畴愕然的放下筷子,“你这爱好太奇葩了吧?”

    “鸟毛,心情不好还不能让人发泄么?”武放一本正经,“老子打人是讲原则的,专挑那些垃圾渣滓。不但能够放松心情,而且还能提高一下子情操,咋样?一举两得,像我这样有觉悟的人不多了吧?”

    “你咋知道别人是垃圾。”李天畴冷冷问道,对方忽然一副臭美的样子搞不清楚想要说啥。

    “拉倒吧,是不是垃圾,咱俩的眼光标准是一样的。你比如说阿满,还有那个什么老a,你敢说不是渣滓?正好和兄弟你还有过节,不打上一架实在没天理了。”武放振振有词。

    李天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差点要笑出声来。武放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是为了说这些,看不出眼前这个粗旷的汉子,面子竟然比纸还薄,于是故意道,“你不是说这件事儿很冒险么?咋突然就转性了?”

    武放的脸腾然一红,“我草,说你小心眼吧。此一时,彼一时,这回咱俩又能合作了,你就说干不干吧?”

    “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李天畴面无表情的摇摇头。

    “哎呀?你小子还他妈拽上了?别以为就你自己能,那帮王八蛋不是那么轻易能对付的。你可想好了,自己蹦达也成,就当老子刚才热脸撞上了冷屁股。”武放的脸立刻拉的老长,嚯的一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李天畴强忍住笑意,仰头看着对方,心里默数着武放甩袖而去的秒数,愣是纹丝不动。

    “靓女,买单!”武放大吼一声,之前胸腔里积压的火气随之倾泻而出,吓得女服务员朝这边看了半天才敢挪动脚步。李天畴再也忍不住的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武兄豪放,连买单都这么有气魄,还是我来吧。”

    “笑话,老子干啥都有气魄,用不着你来。”

    李天畴并未坚持,缓缓的将身体靠在了椅背上,就那么看着武放掏钱、找钱,接下来应该是扬长而去的时候。

    但对方偏偏没走,不但没走,反而脸色一变,又笑眯眯的慢慢坐了下来,“刚才忘了一件事儿,听袁华说那个冯什么的家人有消息了,我没太听清楚,具体你打电话问他。咋样?兄弟,就算你是冷屁股,我也不能不仗义,告辞了。”

    “等等。”李天畴哭笑不得,没想到武放居然还藏着绝招。既然气也斗过了,玩笑也开过了,再小心眼就没意思了,“有限度的合作,但事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回轮到武放暗自发笑了,“有限度的?还他妈有问题?合着我该上杆子贴着你是不?有屁赶紧放。”

    “态度变的这么快,是不是因为那件事儿?”

    “草,我至于么?哪件事儿?你说清楚点。”

    “你说过的,响应征召的事儿。”

    “狗屁。”武放一想起那个白科长就来火,“告诉你,这两件事儿风马牛不相及,我武某人不会那么没品。你愿合作就合作,不愿意拉倒。”武放又站起了身,这回真的甩开大步就走。

    “行了,咱俩别折腾了,刚才的话算我没说。下面谈合作。”

    武放站住了脚步,“这还差不多,非要老子发火。到我住的地方去。”说完便蹬蹬的下楼了。李天畴摇头一笑,也随后跟上。

    ……

    福山县城西南郊的望水村,村边路口一字排开停着不少小车,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不寻常的是鱼塘边那一排农家乐却没什么客人,唯有位置靠里的“溪水人家”门口人影绰绰,客人自然都去了那里。

    “溪水人家”原来叫做“溪北农家乐”,是庞荣家的老屋,经过数次翻盖和扩建之后,形成了占地颇广的大宅院。此处也是他在西南郊的一个公开据点。几个月前李天畴曾在这里截获了沈鸣放,并无意间救过庞荣的命。

    当时出了大事儿的农家乐并没有因此而废弃,庞荣本人更是没啥大事儿,他在西南这一带的势力极大。上下打点之后,枪击案不了了之,农家乐也摇身一变成了“溪水人家”,外表看上去除了牌匾更换之外,并没有任何变化。

    庞荣今天在这里宴请福山道上的几个重要的大哥级人物,除了花家兄弟外,还包括了城中、城西几个名号叫得响的大混混,薛义凯和老鬼也赫然在座。王繁出事的当天晚上,庞荣亲自出面邀请,大家自然是很给面子。

    但也有不给面子的,就是一贯特立独行的薛猴子,非但本人没有到场,就是连手下也没有派来一个。庞荣表面上不以为意,其实如鲠在喉,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少一个人并不影响什么,但薛猴子的桀骜让他起了杀心。

    开席三杯酒,庞荣一改往日低调、隐忍的姿态,直接了当的提出了聚会的目,其实的很简单,就是商量如何替王繁报仇,彻底剪除裕兴势力,恢复福山地下社会旧有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