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规矩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规矩

    但是为时已晚,付尔德只能硬着头皮现编瞎话:“忘拿东西了,马上还要出去。”说话间就要抬脚转身。

    “等等,把手里的活儿先放一放,好容易凑齐了人,咱们谈点要紧事儿。”李天畴哪能轻易放过老付,刚才没能够一鼓作气,只好赶快借坡下驴。而且付尔德之前的建议太重要,他也想借此机会尽早把问题解决了。

    小宋一跺脚就要起身离座,却也被李天畴叫住了,“小宋再加上祝磊,咱们四个要好好把公司制度合计一下,就到楼上的办公室。”

    付尔德无可奈何,偷眼看了一下小宋,然后迈步上楼。小宋反而很干脆,麻利的锁好抽屉紧随其后。

    很快办公室内四个人聚齐,李天畴清了清嗓子,严肃了许多。讲明了召集大家的原因,然后先让小宋介绍酒楼近一个月的流水情况,接着由付尔德把之前有关建立公司制度的建议讲了一遍。末了总结性发言,今天就把这事儿定下来。

    付尔德和小宋愕然,本以为李天畴心血来潮,说说就过去了,毕竟现在刚刚立足,很多事情是急不来的,但没想到他是认真的。祝磊也感意外,但想想又释然,是得立规矩,现在店面多了,脑子再好使也记不过来那么多事儿。以前耿叔把生意做大的时候就是想让付尔德来规范管理,后来由于忙着干架,最终没弄成。如果李天畴在裕兴发展初期就有这个想法,那么基础会牢靠许多。

    既然如此,大家也就认真对待,在经营管理方面,李天畴和祝磊的水平差点,所以基本上都是由付尔德提出建议,小宋补充,然后四个人讨论。

    足足一个下午,一直过了晚饭时间,裕兴公司真正意义上的公司章程和管理制度正式出炉。李天畴大叹不容易,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学问,他和祝磊参与讨论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很多一知半解的东西还在脑子晃悠,需要慢慢消化,如果没有付尔德和小宋,这玩意儿累死他和祝磊也搞不出来。

    章程是重点,除了裕兴整体的发展规划外,最核心的问题是股份拆分,如果不是付尔德的耐心解释,李天畴还真没把它当回事儿,仔细琢磨了一番才发现其重要性。

    整个裕兴公司,耿叔占有40%的股份,委托李天畴全权管理;而李天畴本人、海叔媳妇以及小宋各占5%,祝磊、彭伟华、祁宝柱和付尔德合计持有10%的股份;没有想到的是董辉媳妇一个人的股份竟然也占到了15%;剩下的20%是大伙的,没有再作细分,委托祝磊和付尔德代为管理。

    这个分配比例是耿叔原来的一个设想,本来会给海秃子多一些,但他死活不要。再后来随着董辉媳妇的入股,付尔德按李天畴的要求重新拆分计算后,才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李天畴绝不怀疑这个计算结果,总体上还算合理,祝磊等人也没有意见,就这么拍板定了。

    在管理制度方面,李天畴最看重的几条原则也一一落实,其中有一条是个突破,与原有的老裕兴完全不同。就是对每个人设定工资标准,包括祁宝柱、彭伟华这些核心人员一个不落下。改变以前只发红包没有薪水的做法。

    当时耿叔的红包有厚有薄,有时多些,有时候又没有,完全没有章法。这种江湖做法是特定条件下形成的,没办法的事儿。尽管大家习惯了,但习惯的东西未必适应以后的发展,所以必须要改。

    红包以后还会有,但和薪水是两回事儿。在李天畴看来,既然付出劳动就要获得报酬,未来可以根据贡献的大小来调整薪水,坚决反对眉毛胡子全搅和到一块儿。这个思路是付尔德想出来的,得到了李天畴的全力支持,尽管他当时并不清楚这一改变对裕兴的重大意义。

    李天畴要求付尔德从明天开始就将管理制度的内容公布,并不厌其烦地宣讲,祝磊监督,最好让每个人的耳朵都听出老茧来。诸事搞定,几个人像脱了一层皮,匆匆吃过晚饭便各自散去。李天畴回到小院好好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伸个懒腰下楼,见祝磊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抽烟,李天畴便也搬了把椅子坐过去,“干嘛呢?一大把岁数也想心事?”

    “瞎几把扯。”祝磊递过来一支香烟,“等你呢,有两件事儿说说。”

    “我草,用得着这么正式么?”李天畴点着烟呵呵一笑,“那我可要洗耳恭听喽。”

    “不正式不行啊,现在处处都讲规矩。”祝磊一句调侃式的回答,不知道是抱怨还是在开玩笑。虽然听着有点不那么顺耳,但李天畴并不介意,他了解对方,思想完全转变过来还得有个过程。况且祝磊为人很有大局观,这样说话一定有深意。

    果然,祝磊一开口就直接将军,“今天咱们谈的内容很重要,这样的场合不应该少了阿华。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提醒你,现在才来放马后炮,但想想还不算晚。”

    李天畴心里一惊,暗骂自己糊涂蛋,这么重要的事情本就不应该由老祝提醒,当时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居然会犯如此低级的失误。之前虽然和彭伟华有过颇多的争执,但他从未对师傅有过任何不好的想法,相反一直注意冷处理彭伟华的偏激,或许这种方式反而潜移默化的造成他对师傅的疏忽,这是非常要不得的。

    “一点也不马后炮,太及时了。”李天畴连连点头,“怪我我没有考虑周全,现在补救还来得及,让老付明天先不要公布,咱们正式开个会。”

    祝磊同意,并补充道,“最好让有明确个人股份的都参加,董辉媳妇来不了就算了。”

    “没错,海叔媳妇和祁宝柱也不能漏掉。”李天畴若有所思,幸亏祝磊的心思缜密,替他化解了一场潜在的危机,否则以彭无赖的性格,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老祝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将才。

    “第二件事就是新来的这帮小兄弟,这半天下来也跟你交个底。”祝磊续上一支烟继续道,“总体都不错,人也机灵,有两个喜欢在网吧,就让他们暂时跟着蚕豆吧。这样一来那边也不用额外招人了。另外两个,就是头发花花绿绿的,就安排在张文身边了。还有一个船长,似乎……”说到这里,祝磊抬眼看了看李天畴没再继续说。

    李天畴呵呵一笑,“老祝不要有顾忌,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家伙啥兴趣也没有,气的张文差点找个小妞扒光了塞到他怀里。哈哈,没法整,先让他回来了。”祝磊终于没忍住,一改前段日子的斯文,张嘴就是江湖上的浑话。

    李天畴也忍俊不止,笑着摇摇头道,“那就先让他自己呆上两天,不行就跟着我。你和小宋说说先不要定他的工资,吃喝拉撒都算在我的薪水里。”

    “这叫什么话?大家都是兄弟,人人一份工资,唯独他没有,你也做的出来?”祝磊当即反对,觉得李天畴搞的过于不近人情了。

    “干活才能拿钱,天经地义。”李天畴连连摇头,“裕兴不养吃闲饭的,他如果好意思那就一直啥也别干,我看他有种在这里白吃下去。给他一个人开了口子,以后别人怎么看?咱好不容易弄了个管理制度不就白扯了么?”

    “那好歹给他先弄个生活费吧?”

    “不行,一分没有。”李天畴极为坚决,“不过抽时间我会找他聊聊,这家伙自认为有个奇特的本事,我是根本看不上眼,到时候看看他具体怎么想的。”

    祝磊只得作罢,但也从侧面了解了李天畴对新管理制度的看重程度。

    “那个黄耀军怎么样?”刚才既然谈到了网吧,李天畴突然想到了之前留下来的几个人,他对刺猬和黄耀军的印象不错,对服务台另外两个收银的则不太感冒。

    “还行,挺老实的小伙子。蚕豆和他们处的挺不错,除了一个油头滑脑的小崽子被他当天干掉了,其他的人全留下了。网吧连收银、服务的一共六个人,足够应付运转了。”

    李天畴点点头,“唔,蚕豆干的不赖。张文那边怎么样?”

    “也还行,那个经理的背景我查过了,基本上没在道上混过,几年前从外地辞职过来干过几家酒吧,后来到了福山才跟着董辉,应该没大问题。这小子管理起来有一套,而且自己手上有人有乐队,所以张文省了不少心。”

    “告诉张文别太放松,这个人至少盯半年。”李天畴吩咐着,脑子里突然一闪想起了刘昊,自己回来了一整天居然都没时间看看他,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刘昊怎么样?回来也忘了见他了,该死,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