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变局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变局

    晚间大伙儿回来,获悉耿叔要回蔡家园的消息,虽然不舍,但挽留不住,只能尊重他本人的意见。关于顾大夫的去留,李天畴私下与祝磊聊了聊,最后一致同意不冒险为好,而且近日来,老顾也精神恍惚,陪着回去反而添乱,不如留下来养病。

    次日一早,耿叔在文辉和良子护送下告别了大家。众人不免难过,小宋更是哭哭啼啼,李天畴和祝磊费了好大劲儿才劝住。最后口头定了个都能接受的规矩,大家轮换,每人陪耿叔住一周,简单易行,终于让每个人的心里都踏实了许多。

    耿叔回去的全程,李天畴都在暗中跟踪,这回他十分的谨慎,一路上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状况。直到文辉留下,良子返程,李天畴这才提前赶回了住处。

    接下来的几天颇为平静,李天畴几乎足不出户,酒楼的装潢也如火如荼,在付尔德的努力下,裕兴公司的注册登记也办理完毕。为了减少麻烦,法人代表写的是付尔德,这也是之前大家商量好的。

    一切都在慢慢步入正轨,李天畴的心里也渐渐踏实,没事儿的时候喜欢和付尔德讨教一些经营管理方面的基本知识,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未曾接触过的新鲜玩意儿,学一学大有好处,老付也是有问必答,知无不言。

    在与老付的一次闲聊中,一则不起眼的小道消息引起了李天畴的注意,县上都在疯传县长谭宏春被调查了,说是因为和美女老总的权色交易。这是付尔德在办理工商登记时无意中听到的,权当街头巷尾的杂谈没事儿唠唠。

    但李天畴听者有心,他忽然想起了华芸,想起了和谭宏春的意外结识,想起了深陷泥潭的泛泰公司,甚至还有在工棚里同甘苦的工友们。一晃两三个月,很久没有和大家联系过了。泛泰目前的情况如何,他是一无所知,美女老总指的是谁?难道指的是华芸么?说不得真要去看看才放心的下。

    又过了两天,张文去蔡家园将文辉换了回来。文辉晒黑了不少,但带回来的消息,却让大家笑逐颜开。耿叔回去后的精神好了很多,生活有了规律,饭量也有所增加,没事儿和几个老朋友聊聊天、下下棋,偶尔在池塘边看看人家钓鱼,倒也自在。

    李天畴的心定了下来,和大家讨论了酒楼开业的日期,便决定第二天乔装打扮去躺县城,了解一下华芸和泛泰的情况。泛泰对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没有机缘巧合的工地生活,就没有他机缘巧合的现在,不管未来命运怎样,这都曾是一段缘分。

    另外,聂涛的事情也是如鲠在喉。多日来,李天畴始终没有想出任何可行的对策,大家虽然不问,但都憋在心里。而且他知道,彭伟华曾私下找过以前和聂涛交往的道上人物了解情况,他并未点破,但深知众人的焦虑。

    第二天上午,一身休闲西服的李天畴出现在泛泰写字楼下,这副行头是他从付尔德那里讨过来的,感觉很合身,配上一副没有度数的金丝边眼镜,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了。

    李天畴并未急着上楼,他在广场一角的报栏面前,静静的观察着进出写字楼的人们。但很久都没有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心里不由的暗暗称奇,搬家了还是关门了?

    他正要上去看个究竟,不远处地下停车场的入口,一辆香槟色的皇冠轿车缓缓驶来停在了路边。从车里走出一名白色西服的青年男子,一副趾高气扬的派头,踌躇满志的走进了写字楼,李天畴大跌眼镜,此人竟然是金成。

    这家伙是何时回来的?看着一脸春风的样子,似乎心情不错,按说泛泰也应该不错,但这样简单的推断,李天畴的内心是不认可的,甚至有些不安。本打算去花园公寓,但想想现在还不适合跟华芸等人见面,倒不如直接去工地转一圈,泛泰到底如何,一看便知。

    久违了的商业街改造工地,还是那个老样子,外围的道路车水马龙,堵的一塌糊涂,工地依然是蓝色铁皮围挡着,不同的是,所有曾经泛泰张贴的标语口号都没有了,而且工地里面静悄悄的,别说施工机械的轰鸣声,就连个狗叫声都没有。

    透过铁皮的缝隙看过去,李天畴不敢相信,里面的荒草都长得有半人多高了,看来自从上回出事以后,这里就再也没有恢复施工。难道泛泰终究一口气没有缓过来么?他决定到工地里面看看。

    李天畴找到了以前经常进出的那个铁皮洞口,一矮身就钻了进去。起身放眼望去,偌大的工地郁郁葱葱,满眼的绿草,远处除了一个孤零零的大铁架子外,什么也没有,人影更是看不到一个。

    扒开齐腰高的荒草,他很快就来到了曾经的办公板房前。奇怪的是一排板房都在,似乎还多出来几间,再仔细一看,蓝白相间的板房新新崭崭,竟然是新搭建的,这就奇怪了。这时板房后面传来说话声,像是本地土话,听不太明白。

    李天畴干脆转到了后面,见两名农民工打扮的人正在用油漆刷木牌子,地上有很多类似的木牌子,大小跟以前见过的标语牌差不多。二人见到李天畴都停下了动作,“你找谁呀?”,其中一名黑瘦的小个子问。

    “噢,请问这里有一个叫严得法的人吗?”小个子竟然会说普通话,为了不至于误会,李天畴灵机一动。

    二人对望一眼,一起摇头。

    “那么再问一下,这里的施工队去哪儿了?”李天畴不死心。

    “我们就是,但没有你要找的这个人。”小个子回答。

    “你们不是泛泰公司的施工队么?”

    “不是。我们的东家是天马公司,县里的人都知道。”小个子很自豪。

    “这里好像很长时间没开工了?”

    “我们才进场,还没开始呢。”小个子突然感觉不对劲儿,把头一歪又问,“你到底是谁呀?干嘛打听这些?”

    “喔呵,别误会。我的朋友叫严得法,前段时间我还到这里玩过,没想到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李天畴连忙解释。

    “都说了不认识,工地里你可别乱走。”小个子的警惕心渐渐起来,说话也不如刚才客气了。

    李天畴知道不适合再呆下去,连忙道谢告辞。这一趟没白来,想要了解的情况也基本上都知道了。泛泰这回被折腾的挺彻底,连项目都被别人给抢了,看来华芸的处境很不好,但那个金辰人五人六的似乎很滋润的样子,这里面会有什么问题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站在荒草里有看了两眼以前工棚的位置,什么都没有了,昔日的工友不知到何处去安身立命了。李天畴叹了口气,离开了工地。

    街头巷尾的小道消息并非空穴来风,谭宏春正在接受一般性组织调查,原因也正是涉及到权色交易的经济问题。虽然这种调查属于最轻的那种履职审查,但对刚刚上任没几个月的谭宏春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

    起因是一个匿名的举报人锲而不舍的递交举报材料,内容直指他和泛泰女老总华芸非同一般的交往。有照片为证,并且写了很多材料说明这种交往背后有不可告人的权色交易。材料例举了泛泰在商业街改造项目上的种种违法行为,拆迁雇佣黑社会人员致死人命,为灭口谋杀拆迁公司老板等等,如此恶行,泛泰公司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与谭宏春的包庇不无关系。

    以上材料可以说全是一面之词,几乎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即便是华芸和谭宏春两人在路上散步的照片也有捕风捉影的嫌疑。但架不住材料一拨接一拨,市纪委开始重视这个问题,既要严肃对待,查明事件的真相,也不能冤枉好人,从保护干部的角度出发,纪委张书记建议成立调查组,摸底收集证据与小范围谈话相结合。

    摸底的结果,清者自清,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谭宏春涉及材料中所说的那些重大问题,但调查组同时也发现了拆迁事件的复杂性,尤其是拆迁公司老板的意外死亡变成了案中案,公安部门正在侦破中。

    而在小范围的谈话中,首先是倪正清暧昧的态度让调查组的印象产生了错位,他除了大谈特谈谭宏春的工作能力出众外,还捎带着说点不注意团结,不注意干部形象甚至在经济上也不拘小节的话。这些话看似不经意,但却有很强的杀伤力。而且这番话还不是口说无凭,随意例举了谭宏春一套价值不菲的花园公寓,倪正清像是信手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