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螳螂捕蝉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螳螂捕蝉

    “草拟大爷,老子稀罕看你啊,我兄弟呢?赶紧把人交出来!“彭伟华忍不住大声喝骂。

    “呵呵,有意思。到我家来偷东西,反而找我要人,天底下哪有这种道理?”孙拐子摇着脑袋,“我看两位也不要走了。”

    “我那姓游的兄弟,你把他怎么了?”李天畴倒是心平气和。

    “飞灰湮灭啦,哈哈。这小子找死,我拉都拉不回来,你说说,啊?哈哈,哈哈哈”孙拐子十分得意,但目光中却充满了怨毒和愤恨。

    “我草拟马,拿命来!”彭伟华闻言暴跳如雷,手中的砍刀已经朝着孙拐子兜头扔了过去,李天畴一个不留神竟然没拉住。

    “哈哈,凭你个小几把?阿辉!”孙拐子很轻巧的侧头避开了砍刀,随之一声大喝,人便忽的一下躲开不见了。

    李天畴早有防备,刚才对骂中他就感觉孙拐子在有意拖延,所以一直警惕着走廊的左右两边,阿辉等人一露头,李天畴抬手便是一枪,砰的一声,众人皆趴伏在地下。

    李天畴趁机拽着彭伟华往那个隐蔽的后门退去,想了想,又将黑衣人的手枪递给彭伟华,“没几发子弹了,别乱打。”他猜想后门更危险,孙拐子绝不会对那里放任不管。

    彭伟华嗤之以鼻,“老子玩儿抢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李天畴不理,他从对角的位置能够看见后门处的拐角人影晃动,早有埋伏在那里。

    这下比较糟糕了,环形的走廊视角开阔,如果随便乱动,稍不留神就可能成为对方射击的靶子,况且还是两面夹击,就更加难过了。

    带着彭伟华活着出去成了首要目的,但按目前情况,退回去再上二楼困难重重,后门是唯一便捷的生路。李天畴决定不惜代价冲开后门,唯一便利的条件就是满地的破砖碎石,对他来说,是取之不尽的武器。

    “蒙面的小兄弟,你是李天畴么?老子挺欣赏你,有没有兴趣以后跟着我?”对面又传来孙拐子的喊话,像是劝降,又像是在故意干扰二人。

    李天畴不予理会,随手抓起了几块碎石,扬手扔向后门拐角的墙壁,用力极猛,碎石和墙壁猛烈撞击后发出了啪啪的脆响,纷纷弹向随机的位置,覆盖面很大,“哎呦,我草泥马!”立时有人被打中,疼痛难忍而高声喝骂。

    “你外面有一个蒙面的兄弟死啦,不值当的。耿老五已经人单势孤,识时务啊,小兄弟。”孙拐子的喊话又契而不舍的传来,李天畴倒没什么,但彭伟华却一下子蹦了起来,蚕豆的消息不论真假,他都承受不了。

    “砰!”的一枪,彭伟华“啊”的一声扑到在地,后背顿时染满鲜血。是身后阿辉打来的,一枪命中。

    “我草拟马!”李天畴勃然大怒,伸手将彭伟华拽到了安全的位置,自己一个咕噜滚了出去,半途中突然坐起身,双手举枪“砰砰砰”连击三枪,阿辉和其身边的一名小弟顿时连声哀嚎,其他人吓得飞速后退。

    “草泥马的,给脸不要脸。”孙拐子一声怒骂后便没了声音。

    李天畴迅速返回彭伟华的位置,一把撕开了他的上衣,伤口在肩胛骨下方,不容乐观,是否伤及内脏也不好说,彭伟华的意识还算清醒,但已面如白纸。

    “你平常教训我的时候挺稳重的,怎么自己犯这种低级错误。”李天畴飞速止血,但心里难过之下,只好没话找话的控制情绪。

    “呵呵,难……免的。你别……搞得像死了爹一样,我还能撑住。”彭伟华强忍剧痛,竟然还挤出了一丝笑容,这种情况下还不忘嘴上占点便宜。

    很简单的处理好彭伟华的伤势,李天畴调整枪支,仔细数了*里的子弹,然后嘴叼匕首准备硬闯了。就在此时,通往二楼的楼梯间内传来的激烈的枪声,有人向楼下冲来,声势很猛。

    晚上的突然事件太多,李天畴见惯不怪了,八成是阿豪的人,他们处心积虑的藏在暗处,最后到底还是忍不住出手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反正是敌非友,索性都一块儿来吧。

    但让李天畴意外的是后门处突然也传来的一声巨响,不像是枪声,但后门竟然被撞开了,藏在哪里的小弟们纷纷惊呼,然后就是砰砰砰的连续射击声。再然后,侥幸逃脱的小弟一窝蜂的涌出,沿走廊另个一个方向奔逃而去。

    冲进来的人也没有追赶,甚至没有一个人现身,但隐约伸出来的几个枪管却是很有威慑力。

    阿豪究竟来了多少人?上下夹攻这么有气魄?听上去后门冲进来的人更猛,李天畴的计划一下子被打乱,无奈之下,他一把扛起了彭伟华,“师傅,忍着点啊,咱往外冲了。”

    “何方高人?趁火打劫么?”远处传来孙拐子的吆喝声,语气中充满了暴怒。很显然,连续被偷袭,他已经晕头转向沉不住气了。

    “哈哈,高人不敢当,阿豪拜访,不要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嘛。”一个粗旷、略带有沙哑的嗓音从后门处传来,极尽调侃之意。

    果然是阿豪,李天畴十分厌恶此人,卑鄙阴险,现在正好碰上了机会,如果敢阻挡老子跑路,就直接要了你的命。主意拿定,李天畴反而又俯身下来,静静的观察,以等待机会。

    “豪哥?深夜造访应该事先通知一声,也好让孙某有个准备。这样敲锣打鼓的是瞧不起老子么?”孙拐子强压怒火。

    “呵呵,老兄见谅。我阿豪是个粗人,想到哪儿是哪儿,刚才心血来潮,所以就来了,咱们兄弟不讲那么客套。”阿豪很有戒心,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抱歉,孙某现在不方便,有事咱们改日谈,得罪之处还请豪哥包涵。”孙拐子的话一软再软,似乎投鼠忌器。

    但李天畴清楚,孙拐子没那么容易服软,故意示弱一定有所图谋,楼梯间的激战竟突然结束了,他偷眼观察了一下,黑猫从门洞内走出,一手拿枪,另一只手拖着个半死不活的汉子,身后一帮小弟,煞是威风。

    黑猫瞄了一眼地上还在挣扎、哀嚎的阿辉,又向李天畴藏身的方向看了看,似乎无动于衷。他让两个小弟将手里的人架走,自己带着一帮人就堵在了门口,看那意思,没有孙拐子的命令,他并不打算有任何动作,甚至对眼前的兄弟也不管不问。

    “阿豪我找了很久的东西竟然在孙兄这里,实在是情不自禁,哈哈,孙兄不要拒人千里哟。”

    “老子听不懂,等有空再说,豪哥请便吧。”楼上没事儿了,被黑猫摆平了,还逮着了一个人,孙拐子立刻强硬起来,说不好马上要发动袭击。

    李天畴却听着奇怪,阿豪嘴里说找了很久的东西是什么?难道是楼下的那堆家伙?似乎孙拐子很忌讳,并不愿意多谈。

    “呦呵,孙兄好手段,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阿豪依然没有现身,但很快看见了刚被带过去的那个伤者,显然承认了那是他的手下。圆环走廊中间的实体被炸塌了半边,后门的位置与孙拐子藏身的地方刚好是脸对脸,大家互相看得很清楚。

    “啊?搞错了吧?这是晚上来捣乱的毛贼,怎么和豪哥扯上了关系?”孙拐子故作吃惊,语气却十分的得意。

    “草,这就没意思了,我阿豪做事向来不喜欢兜圈子。既然你装傻,那我就亲自动手了!”阿豪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嘭”的一声枪响,那个刚被黑猫逮住的汉子,被人架着离孙拐子不远,竟被一枪击中头部,吭都没吭一声就栽倒在地,吓得孙拐子立刻猫腰蹲了下去。

    后门处瞬间涌进了好几个持枪的壮汉,一进入走廊便矮身低头,迅速分左右两边散开,如此训练有素,让李天畴吃惊不已。

    孙拐子那边也不是吃素的,走廊右侧的黑猫一声呼哨,楼梯间内又涌出了不少人,看家的底子全被他带出来了,左侧走廊也传来大呼小叫的喝骂声,声势倒也极壮。

    但这一切都是虚的,就在阿豪和孙拐子同时纵声大笑的时候,首先从楼梯间内传出了动静,一连串十分意外的枪声,让黑猫的身后大乱,似乎刚从楼上下来的那拨人中有人反水;

    紧接着后门边的走廊,那一排排房间里突然有了异响,刚冲进来的壮汉原本倚身在门边,赫然听见了这种异响,但已经来不及了,房门内枪声响起,立刻有两名壮汉后背中枪倒地。

    李天畴看得目瞪口呆,感情这一排房间的内部是贯通的,怪不得感觉孙拐子罗哩叭嗦的在图谋啥,原来是偷偷派人杀到了阿豪的身后。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冒险硬冲,否则早翘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