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1015章 不能走错一步

正文 第1015章 不能走错一步

    这是施南珠的药。

    时清欢看明白了说明书,急忙回到施南珠身边。

    阿姨……

    时清欢她说不出话来,只有越发着急。施南珠一点也不能动,时清欢按照说明说上说的,掰开施南珠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将药瓶的‘咬嘴’塞进去,施南珠的嘴巴就合上了。

    嘶——

    时清欢的手指被咬了,疼的直皱眉。

    好容易,才将‘咬嘴’塞好,给施南珠用药。

    这么一折腾,时清欢鬓上出了汗,她可以做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看施南珠的样子,好像好些了,时清欢舒了口气,准备要离开。

    临走之际,看到施南珠身上的衣服……已经弄脏了。时清欢想想,施南珠是何等尊贵的人?如果清醒过来,看到自己这样一身脏污,会很不舒服吧?

    时清欢返回来,脱下身上的披肩。

    对着施南珠,时清欢默默道:阿姨,对不起啊,我帮你把上面的衣服换掉。

    朦胧中,施南珠的意识在渐渐恢复。

    女孩有双好温柔的手,难得的很细致、很有耐心。

    时清欢费了些劲,帮施南珠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将脏衣服叠好,放在一旁的洗手台上。

    外面,传来霍湛北的声音。

    “里面有人吗?”

    时清欢一凛,她明白霍湛北的意思,他是看自己很久没出去,如果没人,他就要进来了!

    慌忙间,时清欢赶紧走了出去。

    “清欢……”

    霍湛北已经一步踏进了门口,便撞上了时清欢。“你没事吧?怎么进去那么久?”

    没事。

    时清欢摇摇头,比划道:“我肚子不太舒服,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肚子不舒服?”

    霍湛北皱眉,“那我们先回去吧。”

    可以吗?时清欢怔愣,其实,她也觉得留在这里很尴尬。不过,她今天来,还没有见到爷爷、奶奶,还有景博。她是想要借这个机会,见见他们的。

    虽然,她也不知道,见到他们该说些什么。

    “走吧。”

    霍湛北轻轻揽着她的肩膀,“已经来过了,礼数到了就行。”

    嗯,时清欢点点头。

    洗手间里,姚启悦匆匆赶到。

    一见到施南珠,吓了一跳,“阿姨,阿姨,你怎么了?”

    这会儿,施南珠意识正在慢慢恢复,被姚启悦这么一喊,皱着眉吃力的睁开眼。

    “阿姨!”姚启悦一喜,“您醒了?这是怎么了?楮墨要我来陪着您,没说您不舒服啊。”

    施南珠看清了眼前的人,果然……是姚启悦。于是,看她的眸光变得越发柔和。她轻轻的攥着姚启悦的手,“启悦……我没事了。”

    “……哦。”

    姚启悦还是有些慌,推着轮椅,有些手忙脚乱。

    “阿姨,您脸色不太好,还是回房休息吧。”

    “嗯。”施南珠点点头。

    姚启悦推着施南珠往主楼去,“阿姨,还是叫医生过来看一下吧。”

    “嗯。”施南珠拍拍她的手,“好孩子,刚才多亏你了……我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一会儿让管家去叫医生过来,就行了。”

    嗯?

    姚启悦疑惑,刚才多亏了她?

    这是什么意思?她才到洗手间,施南珠就已经醒了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

    前面,霍湛北带着时清欢,正要离开。

    半路上,却冲出来一个人。

    “……”时清欢愕然,顿住了。奶奶!

    时奶奶站在那里,盯着孙女直摇头,“清欢!真的是你!”

    太久没有见到亲人,瞬间,时清欢的眼眶就红了,她惭愧的低下头。

    “清欢啊。”

    时奶奶只看着孙女,“你和楮墨的事情,爷爷奶奶都知道,爷爷奶奶理解你,可是,你也要理解楮墨啊!不要因为外人,弄得你们分离!没了楮墨,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啊。”

    奶奶……

    时清欢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时奶奶怔愣,“你怎么了?怎么又不会说话了?”

    “奶奶……”

    霍湛北忙上前来,微微躬身。

    “清欢发生了一些事,是这样……现在我和清欢在一起了,您和爷爷住在白鹭山庄也不合适,不如这样,您和爷爷跟我们一起回霍家……”

    “放屁!”

    时奶奶瞪着霍湛北,一脸不屑。

    “就是你!”

    时奶奶指着他,直摇头。

    “你这个年轻人,自己一点主意都没有,当初是我和她爷爷瞎了眼,相信你会对清欢好,我们才同意你们在一起的!可是,你别忘了,是你先抛弃我们清欢的!现在她和楮墨好好的,你就这么插进来,算什么?”

    霍湛北脸色僵了僵,“奶奶……”

    “别喊我!”

    时奶奶利落的打断他,“你还没有资格这么叫我?”

    “哦?”

    霍湛北阴沉着脸,“那么,谁有资格?楮墨吗?只可惜,清欢已经和他分手了!”

    “你——”

    时奶奶只去看孙女,“你说,你是不是要和这个姓霍的在一起?”

    时清欢咬着下唇,眉头紧锁。

    “你还犹豫?”

    时奶奶真是着急,拉住孙女,“跟奶奶回去,你没发现吗?景博不在……景博病了,那个孩子,你不想他吗?还有你爷爷,这会儿正守着景博呢。”

    “……”

    时清欢摇着头,直往后退。

    时奶奶心底一沉,“清欢啊,你这是……真要糊涂到底啊!”

    时清欢心上阵阵刺疼,拉着奶奶,比划:“奶奶,你和爷爷,跟我走吧……你们不适合在住在这里。”

    “不适合?”

    时奶奶看向霍湛北,“所以,你这是铁了心了?”

    时清欢迟疑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

    时奶奶重重将时清欢的手甩开,“要走你走!我和你爷爷,是不会和你走的。”

    “?”

    时清欢惊愕,他们不跟她走,难道要这样尴尬的留在楮家?

    “哼。”

    时奶奶哂笑,“既然你不听劝,执意要跟这个人……那我和你爷爷自然也没有脸面在楮家住下去,但是我们不是无家可归,我们自然回宁城去。”

    时清欢心底一酸,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两个人,到了这个年纪,还在为她奔波。

    “清欢啊。”

    时奶奶摇着头,“我和你爷爷老了,怎么都无所谓了……只是你还年轻,走错一步,这一生都会不一样了啊!”

    时清欢哽咽着,奶奶,我知道……清欢都知道的。

    但是,她曾经做错的事情,只有自己来承担。她害了苏染,必须要自己救出来!更加不能因为苏染,再害了楮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