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1010章 审查

正文 第1010章 审查

    楮墨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躲在这里面。

    他握住时清欢的手,“走,我们出去……”

    “?”

    时清欢吓了一跳,拽着他,匆忙的比划。

    “你疯了?我们这样出去?”

    “怎么了?”

    楮墨愣了下,笑了:“清欢,你其实是口是心非,是不是?你看,你很在乎我母亲怎么看你,对不对?”

    时清欢怔忪,她也是一时着急,竟然表现出来了?没错,她是在乎……怎么可能不在乎呢?那可是楮墨的母亲。如果她没出事,施南珠现在已经是她的婆婆了。

    “清欢。”

    楮墨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我很高兴。”

    时清欢怔怔的看着他,这样的楮墨,真的让她很舍不得啊。

    楮墨……

    时清欢突然,靠进了楮墨怀里。

    楮墨一怔,喜不自禁。他甚至不敢动,生怕吓跑了时清欢。

    楚楚。时清欢伸手,圈着楮墨的腰身。就一会儿,就这么一会儿……她最后再抱抱他,那些没法对他说出口的话,都藏在这个拥抱里吧。

    外面,施南珠还在和姚启悦说着话。

    “那你们的项目,还顺利吗?”

    “顺利啊。”姚启悦笑着点头,“不过,好像最近……楮墨在经受审查。”

    “审查?”施南珠诧异,“审查什么?”

    “哦。”姚启悦笑着解释,“这次毕竟合作方很特殊,当然是要经过身份审查的。”

    “嗯。”施南珠皱眉,点点头,隐隐有些担忧。

    姚启悦忙劝道:“阿姨,您不用担心……这不过是走程序,楮墨没问题的。他不是原本就有从军的经历吗?我听说,初审能够很快通过,也是因为这层关系。放心吧。”

    “嗯。”

    施南珠笑着点头,“说的也是,看来是我的多虑了。启悦,阿姨病了很多年了,什么都不懂,让你看笑话了。”

    “没有。”

    姚启悦忙摇头,“阿姨您别这么说,我是晚辈,怎么会?”

    施南珠默然微笑,时清欢怎么样,她没见过、也不了解,但这个姚启悦当真是不错啊,她是越看越喜欢。想当初,是楮世雄亲自选定的,想来必然是相当不错。

    要知道,楮世雄是最疼楮墨的,一般的女孩,他也不会看得上。

    她们的对话,里面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楮墨没什么感觉,可是,时清欢却不一样了。原来,楮墨现阶段……正在接受审查。她不清楚他具体在做什么,可是能够推断出来,审查对他很重要。

    在这种时候,楮墨是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的。

    这么想着,时清欢觉得自己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如果她一个人的委屈求全,能够换来身边人的安然无恙……那么,就都值得了。

    “清欢?”

    楮墨低低的说到,“我们出去好不好?跟我妈见个面,我们一起回家。你相信我,苏染的事、绵绵的事,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

    时清欢默然,不行啊,楮墨。

    “咦?”

    施南珠先察觉到了,“启悦,你有没有听到,好像有人?”

    “嗯?”姚启悦迟钝,“有什么人?刚才就我们两个进来了啊,楮墨都在外面等着呢。这是高定店,没有预约不可能进的来的。”

    “可是,我好像真的听见了。”施南珠微微蹙眉,抬手指向布帘,“那后面……”

    时清欢一惊,下意识的抓紧了楮墨。

    感觉到她的紧张,楮墨忙哄道:“没事的,丑媳妇总要见婆婆……何况,清欢你这么漂亮,全世界所有的女孩加起来都不及你一半。”

    别……

    时清欢皱眉,直摇头。她是真的害怕。

    “谁?谁在里面?”施南珠滚着轮椅,朝着这边过来了。

    “清欢?”

    门口,霍湛北由人陪同着,也进来了。

    见到施南珠和姚启悦愣了下,随即微笑躬身,“施阿姨,启悦……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了。”

    听到霍湛北的声音,时清欢整个人僵直了。怎么办?情况怎么成了这样?为什么,大家都集中在了一起!

    “你是……”施南珠对霍湛北没什么印象了。

    霍湛北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湛北啊,霍家的。”

    “呃,哦。”施南珠想起来了,怔怔的点头,“对,都长这么大了……”

    “阿姨。”姚启悦拽了拽施南珠的袖子,因为楮墨的关系,姚启悦对霍湛北也没有什么好印象。觉得还是不要跟他亲近的好。

    她这小动作,霍湛北都看见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

    “阿姨,启悦,你们有没有看见绵绵?”

    绵绵?施南珠微怔,什么绵绵?

    “没有。”姚启悦果断摇头,“这里面就我和阿姨两个人,你还是出去找吧。”

    “是吗?”

    霍湛北不信,“那就奇怪了,哪里都找了……就是没有,连店长都说,让我四处找一找。”

    施南珠蓦地看向幕帘后,刚才她就觉得里面好像有人。

    霍湛北注意到她的视线,快步走过去,一把将布帘给掀开了。

    楮墨和时清欢都是一惊,他们甚至没有个缓冲的时间。尤其是时清欢,她猛地把脸偏过去……这种场面,她实在是没法面对。

    “绵绵,你在这儿呢,难怪我找不到你。”

    霍湛北愣了愣,倒是不动声色,只是把手伸向时清欢。

    “来……过来。”

    时清欢不得已,抬起头。

    见她准备动,楮墨拉住她,摇摇头:“别走,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

    他猛然低头,靠在时清欢耳边。“别怕……我知道,霍湛北可能把苏染藏在哪里。我已经想到办法了,我进去过慕家军区,霍湛北已经疯了,可是不代表我没有办法。”

    什么?

    时清欢错愣,楮墨竟然……已经查到了慕家军区!

    所以,她当初想的没有错!不过,她只是隐约猜到是驻地,没有想到是慕家的地盘。

    如此一来,她是更加不能让楮墨涉及进来了。楮墨他真是,他不知道他自己正在关键时候吗?他还在接受审查。在这个时候,他怎么能和军区产生什么微妙的关系?

    “绵绵,不过来吗?”

    霍湛北的语调和缓,可是却透着股寒意。

    “十四,你这样抱着我的未婚妻,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