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917章 海城哪个时家

正文 第917章 海城哪个时家

    什么?

    时清欢愣了下,难以相信。同时,也有点生气。

    分明说好了,要送她回家。他们也已经上了飞机,可是,直到此刻,时清欢才知道,他竟然是要带她去看医生!即使是为了她的病,时清欢也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时清欢说不出话来,只皱着眉生闷气。

    车子继续往前开,最终停了下来。

    霍湛北看看她,“到了。”

    时清欢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坐姿和神态,不想搭理他。

    “怎么了?”

    霍湛北失笑,“你是在生气吗?”

    时清欢秀眉紧蹙,有种难以形容的恼火。他是救了她没错,可是……这也不代表,他可以枉顾她的想法,为所欲为吧。

    “那你自己不下来?”霍湛北依旧含笑。

    时清欢摇摇头,连比划都懒得比划。

    “那好……”

    霍湛北轻叹口气,弯腰将时清欢抱了起来。

    “……”时清欢怔忪,条件反射的圈住他的脖颈。

    “呵呵。”

    霍湛北笑了,“不错,还知道怕……对了,抱着我就不会掉下去。”

    说着,将时清欢打横抱起,下了车往院门里走。

    进来里面,霍湛北将时清欢放在了沙发上。时清欢皱着眉,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呵呵。”

    霍湛北忍不住笑,“还生气呢?我这是为了谁啊?难道,你不想治好吗?像这样不能说话、什么也看不见,你还挺喜欢的不成?”

    当然不是!

    时清欢努了努嘴,可是,她很讨厌这种被欺骗的感觉。

    “医生在等着了,让他们来给你看诊,好不好?”霍湛北放轻了语调,哄着她。

    时清欢还是不说话,抗拒的姿态。

    “哎。”

    霍湛北叹息,“好,我知道了……你需要冷静一下。清欢,我不是故意要骗你。但是,我找的医生,本身也是很忙的,好容易调了时间,才能带你过来。我想着,机会难得,就怕你不同意,所以就私自做主带你来了。”

    这字字句句,都是为了她着想。时清欢秀眉紧蹙,不做任何表示。

    “那好。”

    霍湛北无奈,“你好好想想……医生还在等着。”

    说着,起身出去了。

    周遭,一下子安静下来。时清欢攥着手,除了自己的心跳,什么也声音也听不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有些慌了,蓦地站了起来。

    呃……

    刚站起来,一个转身,膝盖就撞上了茶几角。

    她刚想躲开,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又撞到了什么,整个人直接摔了出去。

    这块地板刚好没扑地毯,‘噗通’作响,摔的不轻。

    时清欢咬着下唇,疼死她了!

    门被匆忙推开,霍湛北急急进来,“清欢!”

    时清欢拧眉,感觉到霍想过来,将她扶了起来。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霍湛北这会儿,就只剩下认错,再不做任何解释。“你要回家,好……我马上安排,送你回家,只求你别因为跟我生气,伤了自己!”

    “呃……”

    身后,跟着霍湛北一起进来的,还有两位医生。

    这会儿,便说道。

    “小姐,霍先生联系我们也很不容易,霍先生也把你的病历寄给我们研究过了,因为你现在是受伤初期,所以治疗起来会比较容易,如果拖下去,确实对你的病情没有任何好处。”

    时清欢听着,也知道这话有道理。

    她想了想,比划着问到,“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幕城。”霍湛北解释道,“特意带你来看医生的。”

    哎……

    时清欢无声叹息,这会儿她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霍想确实是自作主张,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为了她好。时清欢点点头,比划,“麻烦医生,请给我看诊。”

    “清欢!”

    霍湛北笑了,“太好了!”

    ……

    白鹭山庄。

    楮景博趴在床沿,仰头看着施南珠,满眼都是疑惑。

    施南珠微微笑着,“你就是景宝吗?”

    “……”楮景博点点头,越发不明白了,“你就是奶奶吗?”

    “嗯。”施南珠眼眶有些潮湿,她没想到,她再次回到这个家,已是物是人非。大儿子已经过世,而她的孙子,已经这么大了。

    “好奇怪呀。”楮景博皱眉,嘟囔着。

    施南珠看着,觉得他着实可爱,“有什么奇怪的呢?”

    “奶奶不都是老婆婆吗?”楮景博歪着脑袋,“可是,您一点都不老呢。”

    “嗯?”施南珠愣了下,笑了起来,“哈哈……真是,可爱的宝宝,嘴巴真甜。”

    楮墨和医生谈完,进来了。“妈,景宝吵你了?”

    “没有。”施南珠笑着摇头,“这孩子,很可爱……我怎么会觉得吵?”

    接着又说道,“说起来,景宝更像你小时候……”

    “嗯。”

    楮墨点点头,“都这么说,爷爷也这么说。”

    楮墨看时间不早了,揉揉楮景博的脑袋,“景宝,睡觉去了,跟奶奶说晚安。”

    “嗯!”楮景博点点头,抱着施南珠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奶奶,晚安哦。”

    施南珠笑意盈盈,“真乖,晚安。”

    房间里安静下来,施南珠看着楮墨,问到,“家里住着的时老先生和时老太太,是……”

    “是我太太的祖父母。”楮墨解释着,眉宇间带着一股愁云。

    果然,施南珠皱了眉,缓缓问到,“时……他们姓时?你的太太,是哪里人?”

    这件事,左右是瞒不过去的。

    楮墨深吸口气,眉头紧锁,“海城人。”

    “海城?”

    施南珠眉头皱的越发紧了,“海城温家,外戚……就姓时,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妈……”楮墨语滞,难以启齿。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虽然分开多年,但到底是血亲母子。施南珠看儿子的表情,心里就有数了。

    “楮墨,你别告诉我……这个时家,就是我想的那个时家。”

    “妈。”

    楮墨长叹口气,“这件事,和清欢,和她的祖父母……都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关系?”

    施南珠讶然,微微张着嘴,满是不可思议。

    “楮墨,你看着我……你真的认为,没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