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717章 我一只手就能捏死的软蛋

正文 第717章 我一只手就能捏死的软蛋

    房子定下了,时清欢请了搬家公司来,很快就搬走了。

    其实,她来荔都也没有多久,需要搬的东西也不多,搬起来也并不费劲。

    她走的时候静悄悄的,谁也没有告诉。

    关门前,时清欢最后看了眼这公寓……

    结束了,她和霍湛北的这一段。

    虽然,他们连个正式的分别都没有……可是,她知道他们结束了。

    时清欢湿了眼眶,喃喃,“再见了,师父……再见。”

    ——

    时清欢搬家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楮墨那里。

    容曜告诉楮墨时,楮墨愣了下,“搬家?”

    他蹙眉,有些错愕,“……霍湛北让她搬?”

    “……”容曜顿了顿,“墨少,小霍总,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去了。”

    什么?楮墨拧眉,霍湛北好多天没回去了?这……这算什么?霍湛北这算冷暴力吗?他这样对清欢不闻不问,直接……把清欢给逼走了吗?

    shirt!这个霍湛北,连分个手,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吗?

    既然这么没有担当,当初就别像个救世主一样,靠近清欢啊!

    “他在哪儿?”楮墨咬牙,问到。

    容曜以为他问的是时清欢,忙到,“时小姐一家,搬去了老城区一栋公寓……”

    “我说霍湛北!”

    楮墨咬牙,低喝。

    “呃……”容曜愣了下,“是,小霍总这两天,一直在医院照顾霍夫人。”

    医院吗?好!好的很!

    ……

    医院长长的内廊上,霍湛北从房间出来,匆匆跑出住院大楼。

    刚才,他接到了楮墨的电话。

    跑出大楼,阶梯下,楮墨靠在车门上,抱着胳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霍湛北怔愣,下意识的滚了滚喉结,“十四……”

    “哼。”

    楮墨勾唇,哂笑。

    他没说话,而是径直上前,一把扼住了霍湛北的喉咙!

    “呃……”

    霍湛北顿觉呼吸困难,错愕不已,“十四……你,做……什么?”

    “看!”

    楮墨冷笑,“你就是这么个,我一只手就能捏死的软蛋!”

    霍湛北脸色唰的白了,羞恼不已,“楮墨!”

    “冲我喊什么?”

    楮墨哂笑,“当初的你,多牛气啊?你不是觉得,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吗?你不是发誓说,你要好好照顾清欢的一生吗?你不是最不屑,我这样的男人吗?那你倒是告诉我,你他妈哪里比我强!”

    楮墨爆喝,“啊?说啊!”

    “……”

    霍湛北怔愣,他明白了,楮墨是为了清欢来的。

    其实,这段时间,他人陪在母亲身边,也是饱受煎熬!

    他心里清楚,他和清欢……走不下去了。他终究,抵抗不了家族的压力,也不能放下病中的母亲……如果他执意要和清欢在一起,那么,他就是不孝!

    而哪个男人,可以不在乎?

    但是,为什么是楮墨来这里质问他?

    霍湛北愤愤,“我的事情,你不明白!”

    “呵……”

    楮墨薄凉的一笑,乜眼道。

    “我不想明白!但是,霍湛北,你他妈是个男人吗?你连分手……都不能好好的跟清欢说吗?你要逼的她,那么可怜的离开吗?你到最后,连个‘对不起’都不给她?啊?”

    “……”

    霍湛北错楞,“你……说什么?清欢离开?清欢去哪儿了?”

    “哼。”

    楮墨冷笑,“你装什么?你对她不闻不问……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

    “什么结果?”

    霍湛北当真是没有想到,他都没有想好怎么和时清欢说……他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也是急了,“清欢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

    “你他妈别朝我吼!”

    楮墨暴躁不已,吼道。

    “听好了!清欢带着爷爷奶奶,从你的公寓里搬出去了!她走了!”

    “……”

    霍湛北一愣,整个人……如遭电击,瞬时僵住了!

    怎么会?清欢竟然……一声不吭,就自己走了?

    “她……”

    霍湛北颇受震动,“为什么?我……我没说什么啊,我没有说分手!她为什么?清欢……”

    “霍湛北!”

    楮墨拧眉,一把揪住霍湛北的衣领。

    “你还要问为什么?你还说喜欢她?清欢你不了解吗?她看起来聪明,其实傻的要命!她是不想让你为难!你以为,她看不出来吗?你被家里打压,你母亲病了……这些,都是在逼你回去!”

    “……”霍湛北错楞,这些,他都没有告诉过清欢,她却……都明白了吗?

    “你天天守在医院,她还能想不到?”

    楮墨拧眉,低喝。

    “湛北,老实说……你的确是要抛下她,回家,对不?”

    “……”

    霍湛北怔愣,喉结滚了滚……竟是无可反驳。

    “呵……”

    楮墨薄凉的一笑,“果然……”

    他顿了顿,说到。

    “霍湛北,别说,要从你这里把清欢抢回去……我多少是不君子的。不过,现在看你这样,真的,我一点也不愧疚!”

    他忽而笑了,那眸光,是一贯的自信和强势。

    “听着,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时清欢……也没有人,比我,更能配得上她!霍湛北,你,不过是个插曲!”

    说完,转身要走。

    想了想,顿了下,侧着身子,看向霍湛北。

    此刻的霍湛北,仿若失了魂,脸色青灰。

    “霍湛北!”

    楮墨抬起下颌,喊他。

    “……”霍湛北怔愣,看着他。

    楮墨勾唇,淡淡一抹笑,“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去给我好好跟清欢道别!别让她心里有根刺!”

    “……”霍湛北错愕,没想到楮墨会这么说。

    楮墨面色一凛,“我警告你,我是让你去跟她道别的!你对不起她,就是你对不起她!别让她觉得自己不好!你也别有别的什么心思……你抛弃她了!你的机会,已经用完了!她,还是我的!”

    说完,转身走了。

    霍湛北呆愣在原地,很快,手机响了。

    点开来一看,上面是楮墨发来的地址。这是,清欢现在住的地方。

    霍湛北默默攥紧了手机,下颌紧绷,“清欢……”他要去的,楮墨说的对,他不能稀里糊涂的让清欢这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