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497章 清欢的电话是男人接的

正文 第497章 清欢的电话是男人接的

    天微微亮,霍湛北敲了敲门,“清欢,你醒了吗?”

    里面,没有人回应。

    霍湛北有些不放心,想了想,还是推门进去了。

    里面床上,时清欢窝在床上,大概是因为屋子里冷气太足,她把被子裹的紧紧的,只露出一张脸来。

    霍湛北走过去,“清欢?”

    轻唤了她一声,还是没醒。

    视线一转,落在了地板上,地板上,放着时清欢的包。霍湛北弯腰,准备将包捡起来。包的侧边拉链没有拉上,手机从里面滑了出来,掉在了地板上。

    霍湛北伸手捡起,一看,手机没电了。

    这款手机,是时下的流行款。

    霍湛北用的也是这一款,见没电了,顺手插上自己的充电器。

    “嗯……”

    这个时候,时清欢皱着眉,缓缓睁开眼……终于醒了。

    霍湛北竟然有些紧张,“醒了?”

    “……”

    时清欢昨夜宿醉,揉着脑袋爬起来,“嗯……”

    她看着霍湛北,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霍,霍总?”

    她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儿啊?

    霍湛北扬唇,解释道,“这是我家。”

    看她还是一脸懵懂的样子,笑了,“怎么,不记得了?你酒量真不行,并没有喝多少,以后啊,你就是不开心……我也不带你去喝酒了。”

    听他这么说,时清欢想起来了。

    啊……

    她昨天,和霍总顶嘴了!而且,朝他吼了!后来,他们还一起喝酒来着。然后呢?后来怎么样了?

    时清欢下意识的拉了拉被子,眼中透着惊恐,不会吧?她跑到他家里来了,他们……没干什么吧?

    “呵。”

    霍湛北猜到她想什么,无奈失笑。

    “你不起来吗?醉得不省人事,还占了我的床,害我只能睡沙发……知不知道,以我的个子睡沙发,真的很难受,我这样的上司,去哪里找?”

    嗯?

    时清欢眼睛一亮,那么也就是说,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了?

    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霍湛北觉得好笑,小丫头现在知道怕了?

    他指了指浴室,“你进去洗个澡吧,一会儿……还要去公司。”

    洗澡?

    时清欢下意识的摇头,“不用了。”

    怎么能在男人家里洗澡?

    霍湛北笑了,“时间不早了,你如果要赶回家洗澡,恐怕是来不及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是穿着身上的衣服去公司,不过我提醒你,酒味很重。”

    时清欢拉开被子,闻了一下,哎哟……这个酒气!

    “那……”

    时清欢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借你的洗手间用一下。”

    霍湛北一个晚上也没有把她怎样,可见是个君子。而且,他们之前有过接触,对于他的人品,时清欢还是信任的。

    “嗯。”

    霍湛北微一颔首,“去吧。”

    “谢谢。”

    时清欢掀开被子下床,去了浴室。

    这里,霍湛北想了想,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喂,是我,嗯,给我送点东西过来,嗯……女人的东西——”

    交代完助理,霍湛北挂了电话。

    听见时清欢在浴室里喊,“霍总!”

    “什么事?你说。”

    “我刚才才想起来,我昨晚一晚上没回去,我朋友一定会着急的!你看看我的手机,应该在包里,帮我给我的朋友打个电话说一下,她的名字叫苏染,你翻通话记录就能看到。”

    霍湛北想着,时清欢现在,大概是不方便出来打这个电话了。

    于是答应,“好。”

    浴室里,很快响起水声。

    霍湛北勾唇淡笑,拿起了时清欢的手机、开机。

    手机一开机,没等霍湛北做任何操作,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屏幕上闪烁的,正是‘苏染’两个字,不就是时清欢刚才说的那个朋友?

    霍湛北于是接了,“喂?”

    这边,苏染愣住了,惊愕不已,以为自己打错了!

    好容易打通清欢的电话,怎么会是个男人接的?

    “喂?”

    见没人说话,霍湛北蹙眉,“请问,是苏染小姐吗?”

    “啊?”

    苏染回过神来,“啊,是……我是,请问,你是?”

    霍湛北:“我是时清欢的上司,她现在在我这里,她很安全、很好,她让我告诉你,让你不要担心。”

    “啊……”苏染张着嘴,一时间反应很迟钝,“那个,先生……请问你,方不方便告诉我,你住在哪里啊?”

    嗯?

    霍湛北挑眉,倒是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好。”

    挂了电话,苏染的脸色很微妙。

    沈让和楮墨都齐齐看着她,满脸的期待。

    沈让先问,“染染,怎么了?清欢的电话打通了?你刚才说,什么先生?清欢在哪里啊?”

    “……”

    苏染神色复杂的看看沈让,又看看楮墨。

    叹道,“哎……那个,我们先过去吧,清欢挺好的。啧!我也不知道,她好不好,先过去,看到人再说吧。”

    沈让和楮墨,都是一头雾水。

    三个人,开两辆车,苏染上了沈让的车。

    沈让开车,不由看了看苏染,他还记得她的胳膊。他从储物箱里,取出一只便携式医药箱,“染染,你的伤,先处理一下吧?”

    “嗯?”

    苏染愣了一下,摇摇头。“不用了,蹭破皮而已,不碍事。”

    “啧。”

    沈让皱眉,不悦道,“怎么不要紧?就是有你这种不把身体当回事的患者,医生才会那么忙……”

    “沈让。”

    苏染突然看向沈让,用一种审视的目光。

    “嗯?”沈让愣住了,“什么?”

    苏染张了张嘴,“算了,没事。”

    嗯?沈让一头雾水,她究竟想说什么?

    苏染没再说话,她往车边又靠了靠,刻意和沈让拉开些距离。沈让,他……拒绝她,是因为清欢吧?

    哎……

    苏染托着下颌,无声叹息。

    她早该明白的,沈让这样,还能因为什么呢?看他为了清欢,那样不要命的、往死里打楮墨,也把她打醒了!沈让喜欢清欢,是非常非常喜欢啊。

    如果是这样,她也不算委屈的。

    毕竟,如果她是男人,她也会选清欢。

    她没有清欢漂亮,还是个刚毕业的学生……算了,输给清欢的话,心里好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