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375章 一直是她,从来是她

正文 第375章 一直是她,从来是她

    楮墨赶回水清华庭,姚启悦正托着胳膊在等着他。

    从玄关进去,楮墨脸色不太好。

    垂眸看了看姚启悦,“伤着手了?”

    “嗯……”

    姚启悦咬着下唇,“对不起,你是不是很忙?我……打扰你了。”

    “嗯。”

    楮墨也没有否认,她确实很打扰他。“知道打扰我,为什么把手弄伤?”

    他的语气里,含着责备,并没有过多的关心。姚启悦自然听的出来,心里多少有些委屈,“我着急去医院,不小心踩空了楼梯……”

    她咬了咬下唇,“你要是很忙的话,我自己去医院就可以了,我本来也是要自己去的,不过管家告诉爷爷了,爷爷他坚持……”

    说着,就站了起来,自己要走。

    “啧。”

    楮墨蹙眉咂嘴,一抬手摁住了她的肩膀。

    “你要是真不想麻烦我,就不该给我惹事!你现在住在水清华庭,出了这种事,爷爷能让我不管?”

    说完,率先往外走。

    姚启悦呆怔着,盯着他的背影。

    “啧。”楮墨不耐烦了,“发什么呆?走啊,去医院。”

    “……哦。”

    姚启悦瘪瘪嘴,其实他人明明没有那么坏,为什么总是要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呢?

    ……

    姚启悦摔着了手,在家里没有办法简单处理,必须要去医院。

    急诊看了医生,拍了片子,只是扭伤了,没什么大问题。

    姚启悦出来时,楮墨靠在墙壁上,等着她,“好了?”

    “嗯,谢谢你。”姚启悦点点头。

    楮墨看着她,双眸黑亮。难得的心平气和,“姚启悦,我们谈谈。”

    “嗯?”姚启悦一愣,“你,要跟我谈什么?”

    楮墨指了指休息室,“坐下说吧。”

    “哦。”

    两人在休息室坐下,楮墨看着她,“对你,我少一句对不起……之前,对你态度也不好。在订婚这件事上,是我、是楮家对不起你。”

    姚启悦嘴巴动了动,心往下沉。他要说什么,她大致猜到了。

    “我和你订婚的时候,虽然没有感情,但也确实是自愿的。”

    楮墨顿了顿,“可是,我找到她了……我和她五年前就已经在一起,我们不会再分开。”

    话已经说得如此明白,楮墨此刻也很冷静,正视了这个问题,也给了姚启悦尊重。

    “……”姚启悦张了张嘴,“可是,爷爷那边……”

    “我会解决的。”楮墨蹙眉,沉声道,“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问题,无论五年、十年,还是更长时间,爷爷总会接受。”

    姚启悦默了默,心里不是不难过的,失落难掩,“你,那么喜欢她吗?我听说,她曾经背叛过你的……”

    “嗯。”

    楮墨点点头,“跟她背叛比起来,我还是更离不开她。”

    “……”姚启悦怔忪,惊讶的张了张嘴。男人没有不在乎女人背叛的,可是,他却这么说。试问,这样的感情,她还能插的进去吗?

    楮墨道,“爷爷身体不好,谢谢你照顾他,过了这段时间,我会亲自登门,向你父母致歉。”

    “哦。”姚启悦讪讪的点点头,他都这么说了,已然没有回转的余地。

    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就算再怎么喜欢楮墨,也有自尊心。

    楮墨站了起来,“一会儿让司机送你回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姚启悦突然出声,“楮墨。”

    “嗯。”楮墨停下脚步,微微侧过身子,“还有事?”

    “我……”姚启悦想了想,“我能问问,绵绵……是谁吗?你受伤的时候,绵绵这个名字,喊的次数比清欢还多,你在喜欢时清欢以前,不是也喜欢过别人?”

    “嘁。”

    楮墨笑了,那笑容里含着一丝轻蔑的意味。

    “绵绵,就是清欢。是她,一直是她,从来是她。”

    他顿了顿,“还有问题?”

    姚启悦呆愣住,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他们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个事实,着实让姚启悦震撼。

    她摇摇头,“没事了。”

    “嗯。”

    楮墨微一颔首,转身走了。

    姚启悦怔怔的站在那里,心上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意外,太意外了。或许,用震惊来形容更合适?

    谁能想到,楮墨这样的人,会这样长情?而且,对象还是一个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深情至此,无端又让姚启悦对他的好感增进了几分。

    这个男人,还有多少迷人的地方?

    “哎……”

    姚启悦叹息,只可惜,一开始她只是把他们的婚姻当做一桩普通的家族联姻,把楮墨也当成了一般腐朽的纨绔子弟,这么样一个男人,就这样……错过了?

    ……

    楮墨回到溪子苑,已经是后半夜。

    时清欢没有脱衣服,电影已经放完了,电视却没有关。

    楮墨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将时清欢抱起来,取了个舒适的姿势。

    “嗯……”时清欢咕哝着,往他怀里钻了钻,“回来了。”

    “嗯。”楮墨点点头,抱着她躺下。他感觉到了什么,“手脚怎么这么凉?”

    时清欢嘟囔,“你不回来,我一个人……我不就是这种体质吗?”

    “怪我。”

    楮墨立即承认错误,在她额上亲了亲,“以后每天晚上都抱着你睡,给你暖被窝。”

    “嗯。”时清欢确实是困了,自从怀孕后,她的睡眠需求就比以前旺盛。

    楮墨紧了紧怀抱,看着怀里的人,想起很多年前……

    延边真是冷啊,气候比起海城不知道恶劣了多少。

    周末,他放假。

    从大门出来,看到大雪覆盖的路口,唐绵绵裹着火红的羽绒服,戴着耳捂子,在那里哈着气等他。看到他出来,小丫头高兴的蹦起来,“……”

    她嘴巴张着,什么也说不出来,可是他知道,她在喊他的名字。

    楮墨长腿跑过去,抻开大衣将人拥入怀里。

    心疼的责备,“这么冷,怎么不在家里等?”

    “……”唐绵绵抬头笑眯眯的看着他,指指路边的烤红薯。

    楮墨笑了,“想吃吗?”

    “……”唐绵绵笑嘻嘻的点头。

    楮墨低头吻她,唇齿纠缠,“好,给你买。”

    大雪纷飞,连毛孔都是冷的。可是,唐绵绵笑着,用手势比划:有老公,哪里都不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