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370章 挂在她腰间的毛巾

正文 第370章 挂在她腰间的毛巾

    姚启悦穿上衣服出来,低着头,“那个,我好了……”

    “嗯。”

    楮墨点点头,往浴室里走,“那个……”

    “啊?”姚启悦像是吓了一跳,“什么?你干什么?”

    楮墨的胳膊抬起来,正伸向姚启悦的后背,刚刚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姚启悦心有余悸,反应也大了点。

    呃……

    楮墨有点尴尬,胳膊稍稍一用力,将挂在她腰间的毛巾扯了下来,在姚启悦视线里晃了晃,“你慌什么?毛巾裹在腰间,是什么时尚?”

    姚启悦脸颊腾的一下更红了,“我,我……”

    “启悦……”

    楮世雄在喊她了,姚启悦忙应道,“爷爷,我在呢!”

    说着,捋了捋头发,匆忙过去了。

    楮墨挑眉,看看手里的毛巾,走进浴室扔进了筐子里。

    洗完澡出去,姚启悦正在给楮世雄刮胡子。

    楮墨拧眉,“这些事,有看护。”

    下意识的,他并不希望姚启悦对爷爷太好,总感觉欠了她了。

    楮世雄瞪了孙子一眼,“启悦是照顾我,又有你什么事?你是不是看我疼的躺在这里还不够?还要找我的不痛快?”

    “爷爷……”楮墨张了张嘴,还是放弃辩解了。

    他这个执拗的性子,就是像了祖父,谁也不比谁好。

    现在楮世雄躺在这里,楮墨只能妥协。

    医生来查房,“楮老先生感觉好点了吗?”

    楮世雄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是觉得疼的厉害,睡觉的时候……喘气有点累。”

    “慢慢来,不能急。”

    医生又对护士和看护做了交代,“楮老先生,您好好休息……有事喊我。”

    “哎,好。”

    一早上,楮墨和姚启悦都陪着楮老爷子。姚启悦在里面伺候着,楮墨有公事,多半在外面接电话、开视频,一直到了快中午。

    楮老爷子看着他们,“十四,你带启悦去吃个饭,然后送她回去休息。”

    不等楮墨开口,姚启悦忙摇头,“爷爷,我在这里照顾您,您不是说,我比看护照顾的好吗?”

    “是。”楮世雄的眼神充满了慈爱,拍拍她的手,“可是,看护不是自己人,你是我的孙媳妇啊,你和十四一样,都是爷爷的孩子,爷爷心疼你。”

    姚启悦脸一热,低下头,“爷爷。”

    “哈哈。”

    楮世雄笑了,“听话,跟十四去。”

    说着,抬头看向楮墨,“十四?”

    楮墨心里有些抗拒,不过爷爷的话不能不听,何况姚启悦确实挺辛苦的。他看了看姚启悦,“起来,走吧。”

    姚启悦楞了一下,“啊?”

    “啧。”

    楮墨蹙眉,“我真不喜欢说话说好几遍,听见了就跟出来!”

    “你这小子!”

    楮墨已经转身出去了,楮世雄忙催着姚启悦 ,“去啊,快跟着去……十四是这个脾气,你懂事让着他点。”

    姚启悦羞赧的抿着嘴,点点头,“嗯,爷爷,我知道了。”

    姚启悦还要带一些东西回去,出门时,楮墨正靠在墙上抽烟,见她出来立即把烟给灭了。

    姚启悦抿嘴轻笑,“是因为我吗?”

    楮墨垂眸,“不让女人和孩子吸二手烟,是每个男人的责任……你别自作多情。”

    说完,转身往前走。

    姚启悦楞了一下,盯着他的背影,其实跟他相处的时间长了,会发现,这个男人除了脾气不好,优点还是很多的。

    “啧!”

    楮墨见她没跟上来,蹙眉,“快点!”

    “哦!”姚启悦忙小跑着追上去,“来了!”

    楮墨是自己开的车,看都没看姚启悦,“想吃什么?”

    姚启悦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低着头没有回答他的话。

    这个女人……

    楮墨不耐烦了,皱眉看过去,“我说你……”

    姚启悦低着头,嘀咕着,“这个是怎么回事?怎么弄不开?好像坏了。”

    呵……

    楮墨无声冷笑,他的宾利车,安全带这么容易坏?楮墨有些焦躁,抬起手推开姚启悦的额头,“让开点!”

    “……”姚启悦怔愣,额头上被他碰过的地方竟然瞬间变得滚烫。

    楮墨三下五除二,一拉就将安全带拉开,然后倾斜着身子……这个姿势就像是抱住了姚启悦,虽然只是那么短暂的一下。咔哒,扣上了。

    楮墨乜眼,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想吃什么?是在酒店吃,还是让家里厨师做?”

    “我……”姚启悦脸颊微烫,心尖还是发悸,“听说这里的四季锦挺不错的,我来了,还没有……”

    楮墨没什么耐心,直接打断她,“行,就去那。”

    车子开出,驶往四季锦。

    楮墨在四季锦有自己的包厢,来了就能点餐。

    楮墨撑着胳膊坐着,姚启悦坐在他对面点餐,抬起头来问他,“你吃什么啊?”

    “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楮墨想也不想就回绝了她。

    姚启悦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哦。”

    她这么一副委屈的样子,倒是让楮墨有些烦躁。好吧,这个女人好歹照顾了爷爷,他对她也确实是太恶劣了。楮墨想了想,“我要龙虾套餐,开车不喝酒。”

    “哦,好。”

    姚启悦笑了,拿着菜单嘱咐经理,“就点这么多。”

    餐点上的很快,楮墨也是空着肚子,拿起刀叉迅速往嘴巴里送。他一边吃,一边还转着手机,他在等消息,在等清欢的消息。

    姚启悦看着他,问,“你……等电话吗?”

    楮墨没来得及回答,手机就响了。

    他立即放下刀叉,接了起来,“说——”

    “墨少,找到了,不过……这是民宅,我们现在还不敢贸然有什么举动。”

    楮墨修长的手指扣着手机,“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到。”

    “是。”

    挂了电话,楮墨看向姚启悦。

    姚启悦眨眨眼,“你有事忙?要走吗?”

    楮墨看了看她,问到,“会开车,开的不错?”

    “嗯。”姚启悦愣愣的点头,生在豪门、长在豪门,哪里能连车都不会开?

    “喏。”

    楮墨把车钥匙放在她面前,“车钥匙给你,你自己回水清华庭,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起身拉门出去了。

    “哎……”姚启悦没有能够多问他两句,握着车钥匙,对他的好感又增进了几分。这个男人虽然脾气很不好,不过……绅士礼仪,一样不少。就算是临时离开,也会把车钥匙留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