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300章 没有什么女人

正文 第300章 没有什么女人

    “啊……”

    时清欢惊叫出声,扑向楮墨,抬起手抱住他的脑袋,泪水立时掉了下来。

    她的掌心,全是血!好多血啊!

    时清欢既后悔,又害怕,“楮墨……你这是干什么啊?你不要命了?”

    “不要……”

    楮墨摇摇头,鲜血流过他眉眼,可是,他却握住时清欢的手,笑了。“如果没有你,我要这条命做什么……五年前你离开我,我已经死了一次了!我不介意,为了你,再死一次!”

    “……楮墨。”

    时清欢哽咽,眼泪簌簌往下掉,“好了,我相信你,相信你就是了。”

    “……嗯。”

    楮墨皱眉,闷哼。

    时清欢害怕,忙朝外喊道,“容曜!容曜!快叫医生啊!楮墨,我们去医院……你流了好多血。”

    “……好。”

    楮墨嘴里答应着,却不急着动。他捧住时清欢的脸颊,吻了下来,口中喃喃,“清欢,不要做这种陪人喝酒的事……我不要你做这种事,你是我放在心尖上、捧在手心里的……”

    说完这些,眼前一黑,倒在了时清欢怀里。

    时清欢愣住,蓦地放声大哭,“楮墨……”

    ——

    医院。

    楮墨躺在床上,时清欢守在他身边。楮墨的伤口,清理过了,缝了几针……用绷带缠绕着一圈一圈,还有淡淡的血丝渗出来。看来,用酒瓶砸那一下,挺重的……

    楮墨不是做做样子而已。

    时清欢瘪嘴,她怎么忘了,他就是疯子!发起疯来,什么事做不出来?

    可是,既然他这么在乎她,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恒阳呢?

    现在看着他这样,时清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嗯……”

    床上,楮墨抬起手,扶额,眼看着要醒了。

    时清欢一惊,立即站了起来往外走。

    容曜慌忙往她跟前一站,拦住她,“时小姐,您可不能走啊……您要是走了,墨少醒了,还不得再往脑门上再来这么一下子?”

    “……”时清欢怔忪,她也担心,以楮墨的性格,是绝对有可能的。

    床上,楮墨已经醒了,“清欢……”

    他一张嘴,就喊着时清欢。

    容曜只好祈求的看着时清欢,“时小姐……您看?”

    时清欢无法,虽然和楮墨的情况乱成一团麻,可是……这次他毕竟是为了她才把脑袋给砸破的。时清欢瘪瘪嘴,转身走了回去。

    “清欢!”楮墨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见她过来,一把拉住她,“你去哪儿了?”

    “我……”

    时清欢咕哝着,摇摇头,“我哪儿也没去。”

    楮墨欣喜,笑了,“你一直都在陪着我,对不对?”

    “……嗯。”时清欢垂眸,点点头。

    “清欢。”楮墨伸手,将时清欢抱进怀里,“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抛下我的……清欢,我没死成,我记得你说的话,你说过,你信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时清欢眉头紧锁,想要推开他,“你还是躺下吧,医生说,你要躺六个小时的。”

    “哦。”楮墨听了,乖乖的躺下,握住她的手,“只要你不走,让我做什么都行。”

    时清欢被他拉着,心绪复杂……

    他们这样,算什么呢?以后,他们之间又该怎么办呢?

    门外,传来容曜的声音,“老爷,您怎么来了?”

    容曜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慌乱……

    时清欢怔忪,老爷?谁啊?

    “糟了!”

    楮墨也听见了,立时弹了起来,眉头紧锁,看了眼时清欢,“清欢,你快躲起来!”

    “躲起来?”时清欢不明所以,“为什么啊?”

    楮墨着急的掀开被子下床,摁住时清欢的肩膀,“快!来不及解释了!躲在哪里好?”

    要命了,爷爷怎能会突然来的?

    楮墨推着时清欢,“清欢,你快去洗手间躲一下……”

    “啊?”时清欢怔忪,被楮墨推着进了洗手间。

    “喂!楮墨,发生什么事了?”

    她抬起手,嘭嘭嘭的敲着门。

    楮墨急了,低吼道,“清欢!听话,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时清欢愣住,怎么了?楮墨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是和容曜口中……那个‘老爷’有关?容曜喊那个人老爷……老爷,难道是楮墨的爷爷?

    楮墨,为什么要拦着她见他的爷爷?

    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时清欢心头。

    ……

    “爷爷。”

    楮墨关上浴室的门,一转身,楮世雄已经从外面进来了。

    楮墨笑笑,“您老怎么来了?”

    “哼。”

    楮世雄冷哼一声,吹胡子瞪眼,“怎么,楮总……你现在是楮家一把手,我老爷子要去哪里,还需要经过你同意吗?”

    “爷爷。”楮墨讪讪的笑笑,“您说什么呢?十四不敢。十四,这不是担心您的身体吗?您这跑来跑去的多辛苦,要是有事差遣,您让十四回去就是。”

    “哼。”

    楮世雄冷笑着,在沙发上坐下。

    “不敢!楮总,你在海城逗留了这么久……到底所谓何事?我问你,你一直也不说,怎么,那么神秘啊?”

    “爷爷。”

    楮墨蹙眉,“这是我不是说过了吗?您别管……我自然有我的目的。”

    “呵呵。”楮世雄干干的笑着,突然爆喝一声,“楮墨!”

    “哎哟。”

    楮墨一怔,吓了一跳,“爷爷 ,您要吓死我啊!”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楮世雄一脸愠怒,“那个女人呢?你现在立即把那个女人给我交出来!”

    “……什么?”

    楮墨有些慌了,面上仍旧不动声色,“什么女人啊?爷爷,您糊涂了……我还没结婚呢。”

    “少来!”楮世雄眯起眼。

    “你还跟我装?我都知道了,你待在海城不走,就是因为一个女人!十四,你怎么这么糊涂?还没吃够女人的亏吗?你把她叫出来,我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狐狸精,把我孙子迷的不愿意回家!”

    “没有!”

    楮墨摇头,果断的否认。

    “爷爷,没有任何女人!您听谁说的,我在海城有女人?我成天忙的,哪里有时间啊。”

    “哦?”

    楮世雄明显不信,抬头去看容曜,“你!说!”楮墨忙看向容曜,容曜不急不躁,微微躬身,“老爷,您误会了……墨少一直一个人,身边并没有什么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