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252章 夫妻之情

正文 第252章 夫妻之情

    时清欢回到公寓,楮墨的车子,又停在楼下。

    “清欢。”

    楮墨下车,走过来,“回来了。”

    “嗯。”

    时清欢点点头,看着他,“你……在这里等很久了?”

    “没有。”楮墨摇摇头,“也就一个小时。”

    “嗯?”时清欢一怔,忍不住,笑了,“嘁,什么啊。”

    “呵呵。”

    楮墨见她笑了,松了口气,“清欢,你不生我的气了?”

    他握住她的手,“我们和好了,好不好?”

    “楮墨。”

    时清欢抽回手,楮墨吓了一跳,“清欢?你这是……什么意思?”

    “楮墨。”

    时清欢看着他,很冷静、也很理智,“你听我说……我和荀文慧确实相处不来,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她,也不打算迁就她、不愿意忍着她。”

    “好,我知道了。”

    楮墨眉头紧锁,连连点头。

    “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再不逼你了。”

    “嗯。”

    时清欢点头,“那你先把她的事情处理好吧,我给你时间,如果像你说的,你只是把她当大嫂……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的。总之,我是不愿意再在她身上花费一点心思了。”

    “清欢……”

    楮墨敛眉,“好,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处理好。”

    “嗯。”

    时清欢点头,“那我上去了,你也回去吧。”

    “清欢!”

    楮墨拉住她的手,眼巴巴的看着她。

    “嗯?”时清欢挑眉,“还有什话说?”

    “我们没有分手……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吗?”

    楮墨低着头,语气里隐隐有着担忧,“你和那个肖扬……你们,不会有事的,是不是?”

    “哎……”

    时清欢叹着气,“楮墨,我现在还是喜欢你的……我承认,我还舍不得你,可是,你不要让我等太久。感情这种东西,如果变了,那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清欢!”

    楮墨张开双臂,将她搂入怀中。

    “不会的!我不会变的!你也要不要变,等我,我很快……我会安排好文慧和景博的。”

    “……嗯。”

    时清欢点点头,推开楮墨,转身上了楼。

    楮墨站在原地,有些事情……即使对荀文慧很抱歉,也必须做了。

    ——

    温家老宅。

    “妈!”

    这一次,惊慌失措的,是时清雅。

    “怎么了?”

    戚美珍从楼上下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时清雅着急忙慌的从玄关进来,手上拿着什么,“妈!”

    时清雅一进来,就拉住了戚美珍,“怎么办?这个,竟然……我真的匹配了!”

    “……”

    戚美珍一惊,“什么?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

    时清雅把手里的报告影印本递给她,“你自己看!”

    “哦。”

    戚美珍点点头,翻开报告复印件,还真是。

    戚美珍的自然是不匹配的,而时清雅那份,系亲生父女……显示,肾源匹配度99.9%!

    “啊……”

    戚美珍看到,吓了一跳,“还真是啊。”

    “你这是什么反应?”

    时清雅瞪着母亲,“你就只有吃惊吗?我是他生的,这个结果,有什么好吃惊的?”

    “你……”

    戚美珍愣了愣,“你冲我吼什么?”

    “我冲你吼怎么了?”

    时清雅都急疯了,“现在怎么办?真要划开肚子,摘颗肾给他吗?妈!我不要啊!我还这么年轻,割了一颗肾,我怎么活?再说了,那是拿刀子划开啊!我不要啊!”

    看到女儿这样慌,戚美珍也是不忍。

    “别拍、别怕!现在又没有让你要捐肾脏。”

    “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时清雅急哭了,“在这个时候,我要是不同意捐,爸他会把财产留给我们吗?我们本来就没有恒阳了,要是到头来,什么也没捞着,以后我们可怎么活?”

    “不急、不急!”

    戚美珍安抚着女儿,“我会想办法,我来想办法。”

    “妈……”

    时清雅只是哭,母亲能想什么办法啊。

    ……

    医院。

    戚美珍推门进来,时劲松正吃力的撑着床面,想要起来。

    “哎……”

    戚美珍堆起笑脸,慌忙过来,扶着时劲松,“我来……你要起来做什么?”

    “哼。”

    时劲松冷哼,没有给她好脸色。自从前两天做过检查,她们母女又是好几天没有来了。

    戚美珍这个时候出现,一定是怀有什么目的。

    戚美珍的确是带着目的来的,她在早时劲松的钥匙。时劲松的钥匙串上,有温老爷子的库房钥匙、也有他书房的保险箱钥匙,只要拿到钥匙,她就能得到她想要的。

    “我扶你啊,是不是要上洗手间?”

    戚美珍忍着不快,扶着时劲松起来。

    “放开!”

    时劲松低吼着,厌恶的想要推开她。

    “你干什么?”戚美珍不痛快,都这样了,还耍脾气呢。

    突然间,时劲松身子一僵……

    “……”戚美珍诧异,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了?”

    时劲松脸涨得通红,身上散发着一股骚腥味……

    “你……”

    戚美珍惊愕的瞪大了双眼,瞪着时劲松,“你竟然!”

    没错,时劲松控制不住……已然小便失禁,这散发出来的骚腥味,就是他的小便。

    “天!”

    戚美珍一脸嫌弃,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他推开。

    瞪着他,质问,“你的钥匙呢?时劲松,我问你,你的钥匙呢?”

    “你……”

    时劲松被她推的,脚下趔趄,直接跌落在床上,气的双眸赤红,“戚美珍,你找我的钥匙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戚美珍冷笑,“你以为呢?你都这样了,我和清雅不能不为自己考虑!我们又不是可以等着继承恒阳,你有多少东西,还不乘早拿出来给我们?”

    “你……”

    时劲松气的脸色发白,指着她,“戚美珍,你好歹毒!我病成这样,你竟然一丝夫妻之情都没有!”

    “夫妻之情?”

    戚美珍哂笑,“哈哈……我没听错吧?时劲松,你配这样说吗?你别忘了,我不是你老婆!我们之间,根本谈不上夫妻之情!你和那个温晓珊,你们才是夫妻!”

    “……”

    时劲松愕然,一阵剧痛,正袭向他的腰部。他痛苦的扶着,牙齿发颤。

    “哼!”戚美珍继续翻找着,嘴巴也不饶,“时劲松,温晓珊是你的发妻,你是怎么对她的?你勾搭我的时候,想过夫妻之情吗?像你这种人,就不配提什么情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