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217章 肢体语言是最诚实的

正文 第217章 肢体语言是最诚实的

    书房里,时清欢正在画图纸。

    其实,这里空间不够,楮墨的书桌都已经占了一半了。

    不过,时清欢刚过来,楮墨已经吩咐管家给她准备工作室了,只是一时间她的工作室还没有收拾好,只能暂时在楮墨的书房里画,索性楮墨白天大部分时间不在。

    时清欢披着披肩,卷发长长了一点,松松的用发带一束。

    对着绘图纸,聚精会神的画着,旁边的架子上,堆满了资料图册。

    咚咚……

    门上响了两下,荀文慧敲门进来了。

    “时小姐。”

    荀文慧笑着,手里端着托盘,放着两杯咖啡。

    “来,喝杯咖啡,休息一下。”

    时清欢忙点点头、接过,“谢谢。”

    荀文慧往图纸上看了看,不由惊道,“时小姐,这是你画的?”

    “嗯。”

    时清欢点头笑笑,“见笑了。”

    “哇。”荀文慧止不住的赞叹,“没想到,时清欢你人长的这么漂亮,还有这个才华……我不是太懂,这个,是建筑设计图吗?”

    “是的。”时清欢浅笑,“还没画好,挺难的。”

    “时小姐。”

    荀文慧笑笑,有种很难理解的表情。

    “我不是太明白,你不是都和十四在一起了吗?还做这些费脑子的事情做什么?难道,你还怕十四养不起你吗?”

    “不是的。”

    时清欢愣了一下,喝口咖啡,说到。“这不是他能不能养的起我的问题,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啊,总不能因为和楮墨在一起,我就成了他的附属品,是不是?我还是我,我只是和他在一起了,这是我们情感方面的联系,其他方面,我还是我……

    以前什么样,以后也是什么样啊。”

    说着,冲荀文慧扬唇一笑。

    呵呵……

    荀文慧无声冷笑,眼底净是不屑。

    时清欢这算什么?向她显示,她有多独立吗?

    这个女人,真是假!

    嘴巴上说的真好听,不成为楮墨的附属品!那么,世上那么多男人,为什么偏偏要和楮墨在一起?荀文慧认定了,时清欢只是嘴上说的好听罢了。

    其实,本质上,她们没有区别。

    不过,都是看中了楮家的家世。

    想一想看,这世上,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挡‘楮家女主人’这个名号的诱惑?

    同样是女人,难道,时清欢就不是女人了吗?

    哼……

    荀文慧鄙夷的一勾唇,这个时清欢,真是能装啊,虚伪至极!

    她也不戳穿她,走到书桌边。

    “十四的书桌这么乱,怎么也不收拾一下。”

    荀文慧放下咖啡杯,就要收拾。

    “荀小姐。”时清欢慌忙阻拦,“不用收拾了,楮墨说过……他乱有乱的道理,是有他自己的规律的,连容曜都不让碰的。”

    “呵。”荀文慧淡淡一笑,“你也说了,那是容曜。我认识十四的时候,还没有容曜这个人呢,没关系,我来收拾,十四不会说什么的。”

    这……

    时清欢拧眉,感觉这个荀文慧有些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哎呀。”

    突然,荀文慧发出一声惊叫。

    嗯?

    时清欢不解,以为她怎么了,忙站起来走过去,“荀小姐,怎么了?”

    荀文慧手里拿着什么,抬头看时清欢的瞬间,眼睛都红了。

    “荀小姐……”时清欢不解的看着她,怎么,看样子要哭了?

    “笔。”

    荀文慧紧紧握着手里的aurora钢笔,眼角拓红,泪水在眼眶里盈盈打转。

    “这笔……”时清欢秀眉紧蹙,“这笔怎么了?”

    “这笔……”

    荀文慧拿着笔,贴到胸口。

    嘴角挂着一抹笑意,“这是十四20岁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时清欢张了张嘴,心头一沉。

    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荀文慧笑着说,“我没有想到,都这么多年了,十四还带着它……想起来当年,为了给十四准备生日礼物,我在西餐厅弹了一个月钢琴,才能买得起。”

    她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那一个月,我总是很晚回家,每次回去,十四总在门口等着我……其实,十四比楮御,要细心的多。”

    听着她的话,时清欢秀眉紧蹙。

    想象着那个画面,年少的男女,女孩为了男孩弹琴赚钱,男孩担心她的安危,每天在夜色中守候……

    心上,猛的一揪。

    荀文慧说这些,是想向她表达什么?

    “哎呀。”

    荀文慧像是才回过神来,忙掩饰的笑笑,“对不起啊,看到这支笔,想起了太多以前的事情。”

    书桌上,还放着相框,其中有一个,里面的照片,是楮墨、楮御和荀文慧的合影。

    荀文慧拿起相框,用手指轻轻摩挲着,照片上,他们都是青春年少的模样……

    “哎……”

    荀文慧叹息着,“那个时候,真美好啊……对什么都充满了希望。只是,那个时候,再也回不去了。”

    时清欢眉头紧锁,讪讪的笑笑,算是回应。

    她仔细的盯着照片看,照片上虽然三个人都靠的很近……可是,时清欢还是发现了一个小细节。

    在这张照片上,荀文慧微微侧着身子,脑袋也是歪向一侧……可是,她不是歪向她的丈夫楮御,而是,歪向楮墨这一侧?为什么?是巧合吗?

    都说,人的肢体语言是最诚实的。

    那么,照片上荀文慧的肢体语言说明了什么?

    时清欢心上阵阵刺痛,她似乎明白了,荀文慧来给她送这杯咖啡,是想要说明什么。

    其实,这个荀文慧,是喜欢楮墨的吧?一直喜欢他。

    至于他们后来为什么没有在一起,荀文慧为什么和楮墨的大哥楮御在一起了,时清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现在这个荀文慧,是她的敌人……情敌!

    那么,反过来想。

    楮墨对于荀文慧呢?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楮墨真的对荀文慧从来没有过什么?

    时清欢盯着笔筒里那只aurora钢笔,那么,这支钢笔又怎么解释?如果对一个女孩没有意思,会把她送的笔留在身边这么多年吗?楮墨又不是缺笔用的人!真是,越想越不对劲,越想……醋意越是浓烈,简直,要翻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