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103章 你不记得我了

正文 第103章 你不记得我了

    门外,时清欢眼巴巴的等着。

    结果,等来的消息却是……

    门卫说,“你走吧,我们少爷说……他不认识你。”

    不认识?时清欢怔住,怎么会不认识呢?难道?

    嗡……

    时清欢的脑子炸开了!难道说,她最担心的问题真的出现了!

    起先,她要给‘容曜’找专家,苏染就曾提醒过她……如果他看了专家,想起以前事情、却不记得他了怎么办?没想到,竟是一语成谶吗?倍苏染说中了!

    不、不!

    时清欢倒吸口冷气,死死抓住铁门,朝里面喊道,“你们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啊!容曜!”

    “啧!”

    门卫耐心耗尽,互相使了使眼色,“快拖走!”

    “放开、放开!啊——”

    时清欢被人架着,拖离了大门,扔在路上。

    门卫看着她,皱眉道。

    “小姐,我劝你还是走吧!被我们少爷看上、养过一阵子就扔了的女人多了去了……来闹过的也不是没有!但是,闹不出来结果的!只有你吃亏,我们也不想对你动手!”

    “走吧!”

    时清欢匍匐在地,身心俱疲。

    为什么?为什么真的成了这样!

    “啊!”时清欢咬牙,攥紧拳头狠狠捶在地面上。

    前面,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停下。

    苏染从车上下来,匆忙扶住时清欢,“清欢!你这是怎么了?”

    “……”时清欢茫然的看着她,失了魂。

    苏染皱眉咂嘴,“一整天都没见到你,mr没找到,我就来了这里,你还真在!怎么样了?找到容曜了吗?”

    “呃!”时清欢捂住胸口,哽咽出声,“苏染!容曜说……他不认识我!”

    “啊?”苏染错愕,“你见到他了?”

    “没有!”时清欢哭着摇头,“见不到他!他让门卫轰我走……”

    闻言,苏染这个暴脾气,“玛德!人呢?忘恩负义的东西,今天非手撕了他!”

    “苏染!”时清欢拉住苏染,摇摇头,“你进去不的……进不去的。”

    水清华庭是座城堡式的别墅,门不止一个,却是各个都有门卫守着。

    苏染傻眼,“那怎么办?”

    她扶着时清欢,“清欢,你先起来、起来再说……”

    两人一起看着水清华庭,苏染冒出来一句,“他……真的只是个特助吗?住的地方也太好了……”

    时清欢两眼发直,神色茫然。

    “哎。”苏染叹息,“那……回去吧?”

    “不!”时清欢摇摇头,双手紧握,“我要在这里等到他出现!”

    “清欢……”苏染想要劝两句。

    可是,时清欢情绪激动,“染染,我不见到他……我哪里也去不了!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有见到他,才能知道啊!知道问题是什么,才能解决,是不是?”

    苏染愣住,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等着,一定要等到他!”

    时清欢紧咬着下唇,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

    夜色,浓重如墨。

    容曜准备退出书房,“墨少,属下告退。”

    “嗯。”楮墨微一颔首,顿了顿,“她……还在吗?”

    容曜微怔,“门卫刚才赶走了,现在……”

    “啧。”楮墨焦躁的皱眉,挥挥手,“知道了,出去吧。”

    “是。”

    楮墨抬手支额,浓眉紧蹙。

    绵绵,你就这么走了吗?竟敢?

    ……

    第二天一早,苏染还靠在时清欢肩上打盹,突然,时清欢站了起来。

    “清欢?”

    只见时清欢张开双臂,拦在路中央……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开过来。

    车子不断朝她按喇叭,可是时清欢眸光坚定,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她不能让!她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见到楚楚了!

    车子……终于停下。

    容曜回头,看着楮墨,“墨少。”

    楮墨勾唇,呵……原来,是在这里守了一夜?

    “开门。”

    “是!”

    车门开开,楮墨双脚踏在地上,抬眸看向时清欢,眸底一片清冷。

    “啊……”时清欢一喜,冲向楮墨。

    保镖习惯性的往前一挡,“干什么?放肆!”

    时清欢一怔,眼巴巴的看着楮墨,“……容曜,你……是我啊。”

    楮墨拧眉,微微眯起眼,仿佛是在想事情,“你谁啊?”

    嗡……

    时清欢一个激灵,脑子炸了!她听错了吗?她听错了吧!她一定是听错了!

    时清欢扯了扯嘴角,“别开玩笑了……楚楚……”

    “哦。”

    楮墨微一颔首,“我记得你……时清欢。”

    “?”时清欢一怔,忙点头,“是我!我是清欢!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你去看医生了?医生怎么说?你现在好了吗?你找回自己的身份了,是吗?楚楚,我们……”

    “啧!”

    楮墨皱眉,不耐的打断她。

    “所以,你来找我干什么?”

    “嗯?”时清欢笑容僵在脸上,终于,她察觉到不对劲了。

    不对、很不对!

    一直缠着她、粘着她的楚楚,怎么会是眼前这个冷冰冰的人!

    一股透心的凉意,从脚底板一直窜上来。时清欢不敢相信,声音都在发抖。

    “楚楚,你……你别吓唬我!你……忘了我?”

    “没有。”楮墨摇摇头,但那样子,却是分明的疏离与冷漠。

    “我记得你……你跟过我,那怎么了?现在,你是预备缠着我?”

    闻言,时清欢浑身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记得她,可是……记得却是以前的她!是那个被他欺负、强行关在水清华庭的她!不是那个在海边救了他,给他铺床、喂他吃饭的她!不是那个和他许下婚约、戴着对戒的她!

    “……”

    时清欢粉唇微张,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你,你……你不记得我了。”

    “呵。”

    楮墨冷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新花招?想要引起我的注意?”

    他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端的是漫不经心。

    眼帘微微下垂的样子,充满了不屑。

    “听着!我的女人多了去了!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趁着我脾气好,给我滚!你这一招,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愚蠢的女人!”

    说完,转身上车。

    啊……

    时清欢嘴巴张着,泪水簌簌往下掉。怎么会、怎么会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