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94章 清欢,我难受

正文 第94章 清欢,我难受

    把苏染安顿好,时清欢才回房。

    “嗯——”

    一进门,就被楮墨抱住了,摁在门板上就是一通热吻。

    楮墨没有说话的心思,手脚并用。

    时清欢心跳如鼓,脸颊红的像是能滴出血来。

    此刻无需言语,只需要顺从……就够了。

    被扔进床上,时清欢皱眉。脊背撞在床板上,生疼!可是,也甜。

    哗……

    楮墨撕开衬衣,一扬手扔掉……

    时清欢仰望着他,楮墨扬起颈部优雅的线条,一路往下分明的八块腹肌时清欢捂住心口,心慌慌、意怯怯。

    “喜欢吗?”

    楮墨俯身吻她。

    “嗯——”时清欢轻哼着,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回答?

    “清欢……”

    楮墨低吼着,压抑着蓬勃的欲念。

    “我好想你。”

    时清欢看着他笑,不说话。

    “清欢……”

    突然,房门被敲响了。

    苏染在外面哼哼唧唧,“组长、组长……嗯哼……组长,救命啊。”

    床上的两人,俱是一怔。

    时清欢赶紧拦住楮墨,皱眉摇头,“你快下去!”

    楮墨脸黑了,这个时候,让他下去?两次,两次了!

    楮墨不同意,低吼,“让她滚!”

    “别这样。”时清欢皱眉,“她不是不舒服吗?她现在除了我能找谁啊?”

    “那我呢?”楮墨抱住她不放,“别让她进来!”

    “你听话啊。”

    时清欢捧着他的脸,亲亲他,“快下来!听起来,她很难受……”

    楮墨有点委屈,“我也难受!”

    正说着,苏染已经准备进来了。

    “组长,你门没关,我进来了啊……”

    时清欢吓坏了,赶紧推着楮墨,“快!”

    “我去哪儿啊?”

    “衣帽间!”

    时清欢急的不行,捡起衬衣塞到楮墨怀里,连人一起推到了衣帽间。

    “清欢……”楮墨浓眉紧蹙,一脸哀怨。

    “乖啊。”

    时清欢草草哄他,顺手将门关上了。

    靠!

    楮墨暗自咒骂,这叫什么事?他就没有碰到过这么窝囊的事情!

    ……

    外面,苏染要虚脱了。

    “组长,我的肚子……好像拉空了……”

    时清欢扶着她,“你这样,要不要去医院啊?”

    “……不用。”苏染摇摇头,“我不敢一个人睡,怕一会儿起来拉,没力气……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好?”

    “……”时清欢下意识的往衣帽间看了一眼,怎么办?

    可是,苏染已经很自觉的爬上了床。哼哼唧唧,“哎哟,疼死我了……”

    时清欢无奈,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把苏染赶走吧!也只能让她这么睡着了。

    为了让她睡安稳,时清欢重新给她装了热水袋,贴在她肚子上捂着。

    “嗯嗯……”苏染眯着眼,“谢谢,组长……我,可以叫你清欢吗?”

    时清欢笑笑,“可以,当然可以。”

    “嗯,清欢,我睡了。”苏染抱着热水袋,钻进被窝,感觉好多了。

    渐渐的,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时清欢小声喊着,“染染、染染?”

    苏染没有反应,看来是睡着了。

    这时候,时清欢才蹑手蹑脚的走进衣帽间。

    一个宽大的怀抱,立即将她罩住。楮墨低头 ,亲吻着她的颈项,“我以为,你把我忘了。”

    想想这一晚上,时清欢仰起头看着他,忍不住笑了。

    “时间不早了……你去睡吧。”

    “清欢……”楮墨一脸哀怨,“她不是睡着了吗?”

    知道他还惦记着,时清欢匆忙摇头,“不行!太危险了……万一染染又……”

    “那我不管!”楮墨急躁,“我今晚要是吃不到,我会废掉的!”

    “你……”

    时清欢语滞,想起以前他对她做的事……也不难理解,他的精力,可不是一般的旺盛。

    可是,她没有办法啊。

    这里,又不是只住着他们……

    “清欢。”楮墨抱着她,低头垂眸,眼巴巴的,“我们出去吧!”

    “出去?”时清欢愣了愣,“去哪儿啊?”

    “开……房。”

    ——

    这辈子,时清欢都不会想到她会干出这么‘离经叛道’的事情来。

    大半夜的,她竟然和男人跑到酒店来!

    楮墨的身份证不能用,只能用时清欢的。

    “清欢?”

    楮墨朝她使眼色,时清欢羞臊不已,掏出身份证递给前台。

    登记好,拿了房卡,楮墨抱着她,进了电梯。

    时清欢有些紧张,他们之间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一次的情况和以往都不一样,这一次,他们是两情相悦,时清欢紧张的像是入洞房的新娘子。

    额上,一个温暖湿濡的吻。

    楮墨吻着她,“怎么了?发抖?”

    “没……没什么。”时清欢扯扯嘴角,暗骂自己没出息!

    叮……电梯到了。

    门开开,楮墨抱着时清欢步履匆匆。

    时清欢小声嘀咕着,“这酒店好贵的,你哪里来的钱?”

    “嗯……”楮墨顿了一下,“上次卖表剩的钱。”

    “噢。”时清欢点点头,“以后不要这么浪费了……”

    “啧!”楮墨蹙眉,“现在你还关心这个?你关心关心我的生理问题吧!”

    他们笑着拥做一团……

    一旁的电梯门,同时开开,肖扬……从里面出来了。

    他看到了他们,而他们没有看到他。

    肖扬皱着眉,一直注视着他们。这么晚了,清欢怎么和那个男人来了这里?

    “嘁。”他身后,高畅冷笑,“没看出来啊!肖扬,她是真的有心理障碍吗?怕是骗你的吧!”

    肖扬瞪向高畅,“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高畅咬牙,“你没看见吗?时清欢和男人来酒店开房啊!一男一女半夜开房能干什么?”

    肖扬面色阴沉,半晌,才说道,“那不能说明什么,比如……我和你。”

    一转身,将高畅留在了原地 。

    ……

    套房里,衣衫扔了一地。从门口,到床边……

    画面那样煽情……

    时清欢的眼睛半睁着,牙齿咬着粉唇、咬出一圈惨白,瞳孔失去焦距似的、没有目标的、不知道看着哪里,里面却是一层烟波浩渺。

    楮墨亲吻她,用力将她摁进怀里……

    “清欢,你这么软、这么软……”

    时清欢羞臊不已,只能抱着他。

    楮墨在她耳边问,“清欢,好吗?”

    “……嗯。”时清欢轻轻应了,这是对他的肯定和鼓励。

    终于,在楮墨如火般的热情里……时清欢节节败退、溃不成军……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