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80章 高难度的接吻姿势

正文 第80章 高难度的接吻姿势

    “楚楚!楚楚!”

    时清欢小跑着,追了出去。

    楮墨的个子太高,腿长、脚长。时清欢即使是用跑的,也还是追不上他。

    眼看着出了外科大楼,楮墨已经要到医院门口了。

    “楚楚!你别走!”

    时清欢一着急,整个人从阶梯上飞了出去。

    “啊——”

    脚上踩着小高跟,狼狈的滚下了阶梯,摔的五体投地。

    啧……

    楮墨皱眉,回头去看。愚蠢的女人!不是固执的要等那个劈腿的渣男吗?既然如此,还追着他出来干什么?

    “嘶——”

    时清欢撑着胳膊,爬起来。

    这一跤摔的不轻,骨头都摔疼了。

    腕上一紧,“啊——”

    “嗯?”楮墨 皱眉,“到底摔着哪了?胳膊摔伤了?”

    楚楚……回来了。

    时清欢眼眶泛酸,咬着下唇,委屈的很。“我以为,你走了……”

    “哎。”

    楮墨无奈的叹息,“我能去哪?你连路都走不好,我也得能放心!”

    他伸手,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

    “要紧吗?摔着哪里了?”

    “……”时清欢圈着他的脖颈,摇摇头,“没有摔着哪里……就是有点疼,不碍事。”

    她抬头看他,“你……还走吗?你也不认识路……”

    “你是担心我,所以追出来的?”

    楮墨心念一动,唇角勾起。

    “嗯。”时清欢点点头,“你什么也不记得了,海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你说不定是被仇家追杀,万一遇上那些仇家,他们认识你,你不认识他们,唔——”

    话没说完,楮墨已经吻了下来。

    此时,他正公主抱着她……

    这样高难度的接吻姿势,楮墨竟然丝毫不受影响。

    她的嘴巴好甜……楮墨压根停不下来!

    “……”一吻结束,时清欢浑身都软了。

    楮墨更是眸光幽暗,极力克制着。

    “看在你追出来的份上,我陪你等他……但是,等他出来了 ,你就必须走!不许和他卿卿我我!”

    “……”时清欢瘪嘴,小声反驳,“我哪里和他卿卿我我了?”

    楮墨眉眼间一股得色,没有吗?好,没有就好。

    ——

    肖扬的手术,一直到下午才结束。

    奇怪的是,都已经三四点钟了,高畅还是没有来。

    时清欢无法理解,高畅难道是没有得到消息?怎么可能呢?

    手术很成功,肖扬被推进了病房,麻醉还没有完全清醒。

    “肖扬?”时清欢站在床边,微微笑着,“感觉怎么样?”

    “……”肖扬还很虚弱,扯扯嘴角,“还……好。”

    “嗯。”时清欢放心了,“那个……高畅呢?她怎么还没来?”

    肖扬垂了垂眼皮,“我……不知道。”

    不知道?时清欢诧异,难道说,他们吵架了?怎么会?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在一起了,正应该甜蜜的时候啊。

    “那……”

    时清欢不知道说什么好,“没什么事……我走了。”

    “……”肖扬直勾勾的看着她,“清欢……我一个人,你能留下来,照顾我吗?”

    “……”

    时清欢愣住,这……

    她不由抬头去看楮墨,楮墨冷冰冰的沉着脸,活像个阎王!

    他眯起眼,无声的警告她。愚蠢的女人,你敢答应试试!

    “我……”时清欢摇摇头,正要拒绝。

    “清欢。”肖扬眼眶红了,“知道吗?我从威亚上掉下来,脑子里想的什么?我想起那一年,我在路边捡到你……那个时候,你昏迷了,可见是多疼,多疼才会失去知觉啊!”

    时清欢抿唇,沉默不语。

    肖扬又说,“你就是这样,疼了也不知道吭声……清欢,对不起,我想,我让你太疼了!你……要是为难,就走吧。”

    话是这样说,可是,他分明提到了两年前。

    时清欢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两年前,他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边照顾她……她怎么会忘记?

    纵使他们做不成恋人,他对她的恩情,这辈子仍旧是无以为报!

    “你别想这么多。”时清欢些微哽咽,“我不走,我在这里照顾你……等高畅来。”

    “时清欢!”

    蓦地,一声爆喝。

    时清欢肩膀一抖,抬头去看楮墨。慌了,“楚楚……”

    “别说了!”

    楮墨勾着薄唇,眸光阴鸷,“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啊!你说过,他醒了,你就走!现在,你却要留下来照顾他?为什么骗我?”

    “不是……”

    时清欢慌忙拉过楮墨,“你不要这样!他是我的朋友!”

    “可他是个男人!”楮墨如鲠在喉,语气里透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酸意。

    “而且,你喜欢他!”

    “那都过去了!”

    时清欢急着否认。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是喜欢过他,但即使现在我不喜欢他了,有些事实也没法抹掉。如果不是他,两年前我早就没命了!现在他躺在病床上,身边没有一个人,我要是丢下他……我真的做不到。”

    “你!”

    楮墨气结,反而笑了。

    “好,做不到?那么,你别管我了!”

    他长臂一挥,转身夺门而出。

    “楚楚!”

    时清欢迈开步子,要追出去。

    “清欢!”肖扬叫住了她。

    “……”时清欢回头看看他,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放心不下那个男人!

    肖扬心口一阵闷痛,“你们……在一起了?”

    “肖扬。”时清欢没有回答,“这和你……没有关系了。”

    肖扬难掩苦涩,“是……我知道。”

    “你等一会儿,我去追他回来!”

    说完,赶紧转身追出去。

    “楚楚!楚楚!”

    时清欢一路追出去,却没有看到楮墨的身影。

    她急的在医院里狂奔,四处喊着,“楚楚!容曜!容曜……你出来啊!你一定和上次一样,没有跑远,对不对?”

    因为奔跑,满头大汗。

    可是,这一次,楮墨没有再回头。

    时清欢急的不行,嘴里喃喃。

    “你去哪了啊?你能去哪啊!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乱跑啊……我不喜欢肖扬,我早就不喜欢他了!”

    蓦地,时清欢一怔。

    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她不喜欢肖扬,和楚楚有什么关系吗?

    难道,她不喜欢肖扬,是因为……喜欢上楚楚了吗?

    不,这怎么可能?

    那个男人的劣性,她怎么会遗忘?角落里,一道颀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