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正文 第64章 关于五年前,他们分手

正文 第64章 关于五年前,他们分手

    蜜月结束,楮墨要回去驻地。

    唐绵绵送他出门,笑着比划。

    “我会好好待在家里,你不用担心我。”

    楮墨低头吻她,“真乖。”

    然而,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楮墨要出门执行任务。

    送楮墨走时,唐绵绵低着头、噘着嘴。

    楮墨知道她舍不得,抱着她,“不要生气啊,很快、很快我就回来了。”

    “……”

    唐绵绵猛地抬起头,小脸发红。

    着急的比划着,“我不是生气,我是担心你。”

    “呵呵。”楮墨笑了,“不用担心,你老公是最棒的,不管什么任务,都难不倒我。而且,我现在有你了,为了你,我也会让自己好好的回来的。”

    唐绵绵靠在他胸膛,像只乖顺的小猫。

    楮墨走了,唐绵绵天天等着他。

    楮墨走后不久,唐绵绵开始在门板上刻下一道道线,第一道、第二道……

    终于,唐绵绵等到了楮墨,却没有想到,是以这样一种惨烈的方式!

    ……

    那一夜,大雨倾盆。

    唐绵绵衣衫不整、瑟瑟发抖,圆润的肩头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眼底净是惊恐之色……

    身形健硕的男人将她抱在怀里,口中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粗喘……

    唐绵绵衣衫凌乱,奋力挣扎,可是,却是徒劳!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从哪里来的,她是要被侮辱了吗?

    唐绵绵害怕,挣扎着纠缠在一起……

    ‘嘭’的一声,门被撞开了!

    房间里的人倏地僵住……

    唐绵绵抬头看去,粉唇动了动,无声喃喃:楮墨……

    她以为,她有救了!

    可是……

    楮墨步履匆匆、气息微喘,身上的军装已经看不出来本色,上面还沾着血迹,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他头发淋湿了,刘海垂下来,雨滴顺着发梢滴在他如刀刻般深邃俊朗的五官上。

    楮墨不敢置信,可是眼前的事实……让他不得不信!

    他离家数月,身在前线却听到关于妻子出轨偷汉子的传闻!已然是闹的延边满城风雨!

    如今他赶回来,竟然亲眼目睹?

    哒哒……

    楮墨步步逼近,眸光如鹰隼,瞪视着眼前的一男一女,眼底布满红血丝。突然,胳膊一抬,一手拎住男人的衣领,手臂用力一掷,将人扔了出去!

    “啊……”男人狠狠撞在墙壁上,捂住胸口,瞬时吐出一口血来。

    男人匍匐在楮墨脚边,“不关我的事,是她……是她勾引我!”

    楮墨看向唐绵绵,吼道,“说话啊!”

    那种遭遇背叛的耻辱,让他失去了理智!

    唐绵绵皱着眉,眼睛通红、有口难言,她是个哑巴啊。

    谁能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了?

    楮墨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凶?世上最好的楮墨,说会一生一世对她好的楮墨啊!

    下一秒,唐绵绵的下颌被楮墨大力扼住。

    楮墨发狠,几乎要将她的下颌捏碎!

    “呵。”楮墨冷笑,“好漂亮的一张脸啊!除了这张漂亮的脸,你还有什么?背叛我?偷汉子?唐绵绵,你的软弱,是对着每个男人都行的吗?啊!”

    “……”唐绵绵张着嘴,越是着急越是说不出来。

    她攥紧掌心,像是百口莫辩。

    楮墨的手往下移,猛地扼住她的喉咙。

    越来越用力,想要掐死她的趋势!

    唐绵绵呼吸越来越困难,“咳咳……”

    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楮墨虎口一甩,唐绵绵被扔到了地上。

    爆喝,“滚!”

    大雨夜,唐绵绵被赶出门。

    楮墨看着她,冰冷的眸底没有一丝温度。

    “唐绵绵,你听着,我没有喜欢过你!你不过是我在战时所需,男人嘛,都是有需求的,懂吗?那么,我们各不相欠,今后也……再不必相见!”

    ‘嘭’的一声,门被重重摔上。

    “……”

    楮墨很快就后悔了,可是,等到他追出去。

    满大街的找着唐绵绵,却,再也没有找到她!

    五年了,他找过她,也在等着她。

    他试图等她回来,给他一个解释、一个辩解也好。

    可是,她没有……她狠心的,就这样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了!

    呵呵。

    何其薄情?何其冷酷!

    五年光阴,就这么……悄然而逝。

    可是对楮墨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他怀着对唐绵绵的恨意,一直走到今天,没有一刻,能忘了唐绵绵!

    ……

    咚咚,书房门被敲响。

    楮墨蓦地睁开眼,“进来。”

    “墨少。”容曜推门进来,“刚才有消息,说是时小姐……曾经去找过苏染。”

    苏染?

    楮墨微怔,苏染不就是那个和清欢同居的小职员?

    “走!”

    “是。”

    从苏染那里,楮墨得到了消息……原来时清欢去了宁城。

    一刻都没有耽搁,立即驱车前往!这个丫头,他为她担心的寝食难安……她却好好的回了老家?等找到她,看他不好好揍她一顿!太让人操心了!

    车子驶上跨海大桥、朝宁城开区,路上,车子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

    楮墨拧眉,“怎么了?”

    “不知道啊!”

    司机的声音都变调了,车子开始左右摇晃!

    容曜低吼,“快停车!”

    “容先生,停不下来,刹车失灵了!”

    “什么?”

    容曜错愕,看向楮墨,“一定是有人对车子动手脚了!”

    “嗯?”楮墨拧眉,“好大的胆子!”

    容曜皱眉,“难道……是林爷的人?”

    最近,墨少正在打压林爷,首先想到的自然是他!

    “不。”

    楮墨摇摇头,神色很冷静。

    “他没有那么大胆子,即使他有那个胆子……他也得有机会下手!能对我的车子做手脚,只怕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容曜。

    容曜明白了,点点头,“那,墨少,现在……”

    楮墨倾身,看向窗外。

    “弃车吧!刹车失灵,没办法了。”

    “是!”

    突然间,司机开始加大了车速,疯狂的摆着车尾。

    楮墨和容曜齐齐看过去,很显然……这个司机也被收买了!

    容曜大惊,朝楮墨吼道,“墨少!你快跳车!属下弄死这个叛徒!”

    说着,人已经朝着驾驶座冲过去。

    猛然间,一个剧烈摆尾,楮墨重重撞上车门。情急中,他扬起手,‘嘭’的一声,砸破了车窗玻璃,碎片袭过来,划破了他的额头和手臂,鲜血迸出。不等他有下一步的举动,就被一股惯性……甩出了车窗。